當前位置:書荒慌 > 都市校園 > 都市日常 > 《放縱》
第一百一十八章 投懷送抱

第一百一十八章 投懷送抱

徐海!此刻竟然碰到了他。

我還是大意了,這停車場就在皇家會所下面,徐海只要有車,必然會停在此處,我怎么就沒想到此節。

奧迪停穩之后,徐海慢悠悠的打開車門從車上下來,他一改初見那會的老農打扮,一身筆挺灰色西裝,頭發梳的一絲不茍,看上去就是一位成功商人。

崔言坐著駕駛位上沒動,透過前擋風能看到他臉上神色說不出的詭異冷酷,與最早那溫文爾雅的印象大相徑庭。

我這才驚覺,這兩人以前在我面前的樣子都是假象,就是為了讓我放松警惕。

徐海皮笑肉不笑的打著招呼,瞬間的慌亂之后,我很快鎮定下來。

“這倒是巧了,沒想到在這里遇到。”我穩了穩心神,努力表現出這僅僅是偶遇的樣子。

“都說大難不死必有后福,我怎么覺得人要該死的話,就算躲得了初一也躲不過十五,我還想著改天抽空去DS看看你,別哪天就突然看不到了。”徐海并沒有理會我的話,而滿是嘲諷的說了另一番言語,這點是令我非常費解的地方,我與徐海本無仇怨,即使他陷害我,也應該是聽從了徐子銘的吩咐,按理來說不該用這種深仇大恨的口吻和我說話才對。

歡子的雙眼開始發紅,咬牙切齒的壓制著憤怒的情緒,我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沖他搖了搖頭,歡子喘著粗氣,把頭轉向了看到不徐海的地方。

“我還年輕,要說死,那總歸是年齡大些的先死,海叔啊,你可要保重身體。”所謂來而不往非禮也,眼下就徐海和崔言二人,而我這邊卻有五條漢子,所以我沒任何理由怵他,自然說出來的話也無需客氣。

徐海目光一寒,獰笑著盯著我:“還真是英雄出少年,不過呢有些事不是靠一張嘴就能做到的,能活到最后的才有資格去笑,起碼目前看來,我有笑的資格,而你……還是保命要緊吧。”

說完之后他拉開車門,頭也不抬的鉆了進去,駕駛位上的崔言沖我陰笑著,黑色奧迪緩緩駛離,直至消失在停車場出口。

“寧總,剛才你不該攔我,咱們人多,怕他作甚。”歡子臉上還掛著怒火,盯著出口的方向憤然說道。

“不攔著你又能如何?過去痛打他一頓就能解氣了?”其實攔著歡子還有另外一個原因,我總覺得時刻跟在徐海左右的崔言不是那么好對付的,我既然能遇到栓子這樣的猛人,徐海就不能收服同樣厲害的角色?若是被我猜中的話,那就算我們一窩蜂沖上去,也可能不是對手。

歡子還想再說什么,不料身側的程薇忽然一臉疑惑的開口了:“這就是你們說的那個徐海?我怎么感覺臉熟。”

“你見過他?”正常來說,程薇應該與徐海沒什么交集才對,我不明白她為何會這么說。

程薇陷入思考狀態,過了許久忽然雙目一亮說道:“我記起來了,剛畢業進入晚報社沒多久,我跟著副主編去采訪本市的幾位知名民營企業家,這個徐海就是其中一位,似乎是近今年突然冒出來的。”

民營企業家嘛?我笑了笑,現在的人都喜歡背地里做著見不得人的勾當,表面上還非要弄一套偽裝。所以衣冠禽獸這個詞雖然是老祖宗發明的,可發揚光大還是在近幾十年。

徐海處心積慮在SZ站穩腳跟,是為了除掉虎子,為當初有提攜之恩的那位老板報仇,從這點來說,他應該是個重情重義的人,而且虎子逃走之后,徐海也沒趁機接手虎子留下的業務資產,這也能側面說明他不是沖著錢去的,可后來的所作所為又完全是小人行徑,我實在想不通同一個人身上為何能有兩種截然不同的性情。

突然遇到徐海,讓我臨時取消了接著去高利貸那邊的計劃,反正五萬塊已經弄了回來,蘇小小的繼父絕對還會再去DS找事,接下來我只需要挖好坑等他上門就是了。

我從五萬塊中拿出兩萬,讓歡子分給帶出來的這幾個保安,以金錢買人心,自古至今都是籠絡手下的有效手段。

不出我所料,這群保安聽說出來溜達了一圈就有兩萬塊的時候,群情激昂,恨不得高喊誓死效忠的口號了。

回到DS沒多會,余經理就來找我,先和我說了一下蘇小小已經在財務室旁邊的休息室安頓下來,至于租房的事情他也在辦,就是附近合適的小套不多,又是女孩子住,總得多方面考察一下。

也不知道余經理是不是誤會什么了,對這件事異常的慎重,其實蘇小小只要有個容身之處她就謝天謝地了,哪會那么挑剔。

隨后又說了一下最近營業情況,自從假酒銷售落實,以及從Asia Blue挖來幾十個陪酒女孩之后,DS的營業額已經翻了一番,連平日里很少有人問津的二樓包間,如今也是要提前預定才有位置,簡而言之,就是生意火爆的不得了。

這讓我有些哭笑不得,自己酒吧里十有**還銷售著那個制假窩點制造的假酒,而昨天還與程薇一起恨不得把那制假窩點徹底端了,我這樣做,不知道算不算變相的和自己過不去。

不過DS如今生意火爆讓我想起了另一位股東上官云清,要是他知道眼下生意又恢復了往昔那種盛況,應該會很欣慰。只是自從開業以來,我都沒和他聯系過,雖說甩手掌柜的事是他當初提出的,可我也不該就這么把這位DS的創始人給忽略了。

想了想,我覺得還是有必要改天抽空去拜訪一下。

正在這瞎琢磨,敲門聲響起,周會計拿著一摞文件走了進來,說來也可笑,盡管隔壁就是財務室,可這么久以來,我與周會計的見面次數屈指可數,也就每次月底做賬的時候會過來請示一下,今天并非月底,她突然來找我就有些奇怪了。

“寧總,這有分文件需要你簽一下。”周會計說著,把手中的文件遞了過來。

我拿到手中一看標題就呆住了,《關于DS部分股權無償轉讓協議書》。

曹胖子做別的事不是推三就是阻四,在這件事上怎么如此積極,白白把幾百萬的股份贈與我不說,還這么快就弄好了協議書。

“還有一件事,這個月的財務報表做好之后,我就要回總公司了,所以寧總你得盡快重新找個財務,我也好在走之前辦好交接手續。”

緊接著周會計又拋出一句驚人之語。

“你要走?”我吃驚的抬起頭來,這才想起,周會計本身就是曹胖子調過來幫忙的,如今曹炎急于和我撇清關系,所以把周會計調回去也就沒什么奇怪的了。

“是!最多十天,所以你得抓緊找人了。”周會計欲言又止,我明白她應該從曹炎那聽到了一些什么,不過處在她這個位置又不好說。我裝作輕松的笑了笑,表示盡快找人接替她。

“股權轉讓協議你先看一下,沒問題的話簽上名字我明天來取,后續手續我會盡快辦妥。”周會計又給我指了指需要簽字的幾處地方,還有一些個人需要填的個人信息注意事項之后,就轉身離開了。

我把手中的協議在眼前晃了晃,曹炎還真是大方,五百萬說送就送,翻開協議我匆匆瀏覽了一遍,并沒有看到什么對我不利的條款,正想著要不要再找個懂行的給看看的時候,敲門聲又響了。

“周會計,還有什么事嗎?”

“寧總,是我。”我埋頭盯著協議條款看,并沒有發覺這次進來的不是周會計,直到聽到聲音,我才詫異的抬頭。

“小小,怎么是你?”這個點還是酒吧上班的點,我不知道蘇小小這會跑來找我干嘛。

“寧總,我……那個……”蘇小小隨手關上門,小臉憋得通紅也沒把話說清楚。

“有什么事就直說,怕什么。”我把文件放下,和顏悅色的說道。

“我,我想多賺點錢!”蘇小小捻著衣角,低著頭悄聲說道。

“這是好事啊,多賺錢有什么不好說的。”話一出口我才反應過來,這丫頭做的是平臺,想多賺錢當然只有出臺……那就是要陪客人上床了。

我臉色有些尷尬,心底還有一絲不易覺察的懊惱,為了掩飾情緒的變化,我趕緊端起茶杯。

“所以……所以我想,我想在此之前,把自己交給你!”

噗!

看著說完這句話好似虛脫了的蘇小小,我一口水噴出去老遠。




888真人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