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荒慌 > 都市校園 > 都市日常 > 《放縱》
第二百三十八章 和解

已經不是第一次聽程薇提及徐子銘了,若不是上回她告訴我徐子銘將以u能集團副總的身份來sz的話,那我得知這事只能事是在后來的新聞中了。

可是這一次我還是有些吃驚,徐子銘讓程薇當說客不管從哪方面講這都有點像天方夜譚。

“怎么回事,你說清楚。”

程薇不緊不慢的又給自己倒了一杯,像是故意要折磨我似的,她朝四下看了看。

“你小子怎么總能走狗屎運,以前有人送你一半ds的股份,現在又白白撿了一個asiablue,我怎么從來就遇不到這種好事”

我深知這女人的脾氣,再如何催促也沒用,只能順著她的話說:“倒也不是白撿,還是花了錢的,相對來說便宜點。”

“最近一個月,報社安排我追蹤報道老城區改造項目,負責城區改造的核心企業又是u能集團,所以這段時間我跟狗仔隊差不多,整天守在u能集團分部所在地。”

才剛扯了一句閑話,程薇又把話題拉了回來,這種跳躍式的思維模式讓人感覺很別扭,可我只能耐心的等她說下去,于是也給自己倒了杯酒。

“開始十多天基本一無所獲,后來有一天中午,徐子銘突然讓人請我去了他的辦公室。”

程薇繼續說道,我雖有些詫異,不過還是點了點頭沒插嘴問別的。

“你知道當時在外面守著的記者有多少嗎足足一百多位,這次老城改造項目的關注度太高了,不僅省內的媒體全都扎堆報道,連臨近幾個省,甚至中央媒體都有所關注,然而u能集團一直拒絕任何媒體的采訪。”

程薇顯得有些小興奮,我想了想倒也能體會到她的心情。

晚報社,這種地方性平面媒體已經完全跟不上時代要求,如今新聞講求的是時效性,事件發生的同時見諸于網絡媒體都沒什么好稀奇的。

而這種需要采訪定稿排版再刊印的紙質媒體,最起碼也得六七個小時之后才能報道出來,新聞已經成了舊聞,因此像程薇所在的這種晚報社,如今不過茍延殘喘罷了。

所以當徐子銘放棄那些電視臺而選擇了她時,自然會讓她產生一種自傲的情緒。

程薇看見我臉上露出的笑容,有些尷尬的瞪了我一眼,正準備繼續聽她說下去,石瑤這女人端了個托盤跑來搗亂了。

“喲,我說是誰來著,原來是程大記者。”

托盤中放著五六個杯子,裝著不同顏色的酒,顯然是她這一會功夫的杰作。

程薇轉頭,也認出了石瑤,微笑著打著招呼,我這才想起在ds她們曾見過面。

“剛才聽寧浩這小子說約了個酒鬼,我還當是誰來著,早知是程記者的話我就不弄這些坑人的玩意了。”

賣隊友向來是石瑤最拿手的本事,聽完這話程薇立即瞇起了眼睛盯著我,我感覺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

正說到關鍵處,被石瑤突然插入打斷,我氣的牙癢癢又不敢在這兩個女人面前表現出不滿,只能悶著頭喝酒。

“坑人的玩意怎么個坑法”程薇很快被那幾杯五顏六色的液體吸引了過去,我暗暗松了口氣。

“六杯酒,里面有兩杯甜的,兩杯酸的,還有兩杯度數奇高的。”石瑤掩嘴小道,隨后又指了指我。

“這小子最喜歡度數高的,每次去吧臺必點。”

“既然這樣我就不奪人之美了,度數高的還是讓給寧浩吧,其它的我倒是有興趣嘗嘗。”程薇眼皮都沒抬就把幾杯酒的歸屬給定下來了。

眼看著又要倒霉,我趕緊擺手起身,下意識的想溜。

“你不打算聽我說說今天來的目的了”程薇沒有阻攔,只甩出一句話,就讓我放棄開溜的念頭又頹然的坐了下來。

一看我被拿住了要害,石瑤趁機落井下石,從托盤中挑出一杯深紅和一杯幽蘭雞尾酒,輕輕放到我面前。

“徐子銘呢這次請我來呢”兩女人配合的十分默契,程薇說了半句又立時住了口。

我暗罵一聲兩個小賤人,捏著鼻子端起一杯灌進了嘴里,出乎意料的是暗紅色的液體入口之后竟然酸甜可口,根本沒有高度數酒精那種炙熱灼燒感。

從石瑤嘴角那抹微笑中我明白又上了這女人的當,不過程薇還在盯著,我趕緊裝作一臉痛苦的摸樣,就像喝下了一杯毒藥。

“徐子銘想與你和解”程薇笑著指了指剩下的一杯,又閉了嘴。

“什么他主動與我和解他不會腦子進水了吧”我差點以為自己耳朵出問題了,直到看見程薇一本正經的盯著我,我才相信她不是在開玩笑。

程薇沒有回答我的問題,那意思我明白,等我把剩下的一杯喝了她才會說。

好在喝了剛才那杯之后我基本能確定石瑤是在詐唬,端起剩下墨綠色的這杯也就沒那心驚膽寒了,酒還沒入口我就裝作極度痛苦的樣子,然而等液體倒進嘴里之后我才驚覺,又被石瑤這娘們給坑了。

一杯實驗室的純酒精,這就是我對這杯綠色液體的感覺,整個嘴瞬覺發麻,而后便是針扎般的疼痛,一股濃郁的酒氣直沖鼻腔,險些讓我把嘴里的酒水噴了出來。

剎那間我的臉都有點扭曲變形,強忍著嘔吐的欲望咽了下去,隨即眼角變得有些濕潤,為了避免出糗,趕緊用衣袖擦了擦。

“這杯叫忘情。”

石瑤這個妖精輕笑一聲之后腳底抹油走了,我把目光轉向程薇。

“現在能詳細說說了吧”我還沒從那刺鼻的酒精味中緩過勁來,苦著臉問道。

“徐子銘的意思他與你并沒有什么解不開的仇恨,所以希望與你當面聊聊,把你們之間那點事說清楚。”

“除此之外他就沒說別的”我笑了笑,知道事情不可能這么簡單,徐子銘站著絕對的主動,無緣無故怎么可能與我握手言和。

“當然,他有一個附加條件就看你能否答應了。”程薇瞥了我一眼說道。

手機用戶:m.shuhuanghuang.com書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費熱門小說網!




888真人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