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荒慌 > 都市校園 > 都市日常 > 《放縱》
第二百六十二章 信任

我下意識的回頭瞧了一眼,那輛商務車還停在不遠處,齊局安排的人手既然還在,那家里應該還是安全的。

當我掏出鑰匙打開家門看到客廳內的情景時我愣住了,兩位年輕警察正坐在客廳喝茶,姐姐和父母正在各自房間忙碌著。

見我進來兩位警察放下茶杯微微一笑。

“齊局剛才打電話過來,讓我們把你家人暫時安頓到市局招待所。”

我長吁了口氣,更是感激的點了點頭,父親看到我回來之后,趕忙把我拽到一邊有些擔憂的低聲問道:“真的需要這么做”

“事發突然,以防萬一”沒等我說完父親便點了點頭。

“你自己小心,我和你媽說一聲,讓她快點收拾。”說著他又轉身去了臥室。

父親并沒有細問我出了什么事,而是全盤接受我的安排,這種信任只有親人之間才會有。

姐姐房間的門虛掩著,推門進去之后發現她正坐在床上發呆,我不由得有些焦急起來。

“不是電話里說了趕緊收拾一下嗎”

姐姐指了指墻角,我回頭一看,一只粉色的行李箱擺在那里。

“早就收拾好了,帶了些換洗的衣服,又不是常住。”

姐姐似乎對于形勢的判斷比我樂觀的多,說實話我真不知道這件事什么時候才能真正結束,在家人面前也只能盡量表現的淡定一些,避免把一些緊張的情緒帶給姐姐父母。

半個小時之后又有一輛商務車開到院門口,全家人帶著三四個箱子乘著兩輛商務車趕到了市局招待所,讓我意外的是刑警隊的劉隊長竟然在這等著,幫我安頓好了之后沖我使了個眼色。

跟著劉隊長到一樓大廳找了個沙發坐下之后他才面色沉重的說道:“早上發生的事齊局都和你說了吧”

見我點了點頭他又繼續說道:“這事后果有點嚴重,事發不過才一個來小時,上面已經打過來十幾個電話了,一多半都是要求徹查此事嚴肅處理相關責任人的。”

我明白劉隊長說的這些意味著什么,早前剛接到齊局的電話時我就意識到了這個問題,這件事的發生必然會引起某些人的反彈,只是沒想到對方如此之快就開始有所動作了,如今齊局那邊肯定壓力巨大。

“齊局還在現場”

“去市委那邊了,需要做個匯報,聽說完了還得去趟省委。”

省市兩級領導同時關注此事,可見是想在造成嚴重的輿論風波之前盡快能把逃脫的犯罪嫌疑人抓住,政治就是這樣,任何一件事都可以有兩面截然不同的解釋,若是短時間內抓獲崔言,那么壞事也可以說成以雷霆之勢迅速迅速破獲一起襲警案,這就變成了功勞,所以眼下能否盡快找到崔言是關鍵。

“有沒有崔氏兄弟的行蹤”

劉隊長苦笑的攤了攤手:“要是有那兩混蛋的消息我還能安穩的坐在這里”

聽到這個回答我有點想笑,正因為沒有崔氏兄弟的消息,那不更應該在刑警隊帶人尋找線索么,不過這話我也就在心里想想,畢竟他剛幫忙把家里人安頓好。

“接下來怎么辦,齊局可有安排”突然出了這種事,讓整個計劃都陷入了停頓狀態,要是因此齊局再被調離市局崗位的話,那么對付徐子銘的事就徹底沒戲了,我突然感覺一片茫然,不知該如何應對眼下的情形。

劉隊長搖了搖頭,顯得有些無奈。

正在此時我的手機響了,又是齊局打來的,接通之后還沒等齊局開口,我就先問了他那邊的情況。

“現場剛處理完,刑警隊那邊調派了人手去查事發現場周圍所有的監控錄像,希望能找到一點線索,醉酒的攪拌車司機已經帶回局里,不過想從這人嘴里查點什么可能性不大。”

齊局的聲音透著深深的疲憊,我嘆了口氣,看樣子眼下純屬是在碰運氣了,崔璟的這次計劃一看就是經過周密安排的,搞不好還去現場模擬過,所以要想順著這條線查到點什么有價值的信息幾率不大。

“那你這次事件最差結果會怎樣”我憂心忡忡的問道。

“還能怎么樣,就像我當初說過的,去哪個片區當個派出所所長,再過一二十年等年齡到了退休,這輩子也就這樣了,對了,我看你那酒吧附近就不錯,老劉在那片也當了十多年所長了,趁我還沒被擼了趕緊把他調走,也算提前給自己騰個位置,以后就每天去你的酒吧吃你的喝你的。”

我沒想到這種時候了齊局還有心情說笑。

“您要是被擼了,我這酒吧還能開的下去”

我說的是大實話,如今齊局能否繼續坐在市局局長的位置對我來說太重要了,崔璟兄弟需要他去抓,徐子銘的問題需要他去查,甚至連歡子這小子有什么舉動的話我都得找他幫忙,他要是被撤了,我覺得自己還是趕緊卷了鋪蓋帶著一家人跑路為妙。

“即便我不干了,接替我的人也會把這幾件事一查到底的,你要相信黨和國家,你眼中的那些壞人和腐.敗分子終歸是極少數的。”

齊局的話我不置可否,眼下情形未定,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被你這小子打岔險些忘了正事,我剛從市委出來,關于徐子銘的問題我已經做了匯報,包括你在其中起的作用也都詳細說了,等會去省委再匯報一遍。”

我嚇了一跳,不明白齊局為何要在省市兩級領導面前把我扯出來。

“你放心,我直接匯報的兩位領導都是知曉徐子銘的事的,上回我不是和你說過,從公安部到省市,對于徐子銘的調查從來就沒停止過,只不過極少數人知曉罷了。”

齊局前陣子的確是提及過此事,說是為了保密這件事的進展只有寥寥數人知道,此刻聽他再次說起我腦海中突然一閃,想到了一種可怕的可能。

“徐子銘會不會已經知道了這事你不覺得崔璟這事做的有點說不通嘛,他明明可以把徐海一起救走的,可偏偏用水泥攪拌車把他給撞死了。”

聽我這么一說齊局突然陷入了沉默,片刻之后才沉聲說道:“你的意思徐海的死純粹是為了把事情搞大,讓輿論更猛烈一些”

手機用戶:m.shuhuanghuang.com書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費熱門小說網!




888真人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