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荒慌 > 都市校園 > 都市日常 > 《放縱》
第四百五十九章 自投羅網

齊局最后一句話讓我對這位曾姓中年人產生了好奇,當然,還有那么一絲警惕,不過也僅僅是一絲絲而已。

我明白在任何時候都不該以貌取人,即便是看守所這種地方也可能藏龍臥虎,只是這個姓曾的不管怎么看也不像是龍虎之輩,就沖他那陰險小人做派,頂多算一條毒蛇,對于這種心性的人打就打了,就算哪天證實是真的看走眼了,我也不會后悔。

腳步聲在門口停下來,鐵門再一次被打開,還是那位秦隊,他身后跟著一個漢子,四十來歲的樣子,古銅色的皮膚肌肉扎實,低著頭,看不清臉龐。

這人也被安排進了806,自然就有一人被帶到別處去,其實看守所內這種調換挺常見,可不知怎的,我心中升起一絲異樣的感覺。

自始至終秦隊什么都沒說,僅在離開之前微微瞥了我一眼,這讓我心中一跳,不由的又打量起這個新來的漢子。

“各位兄弟,初來乍到,不懂規矩,要是做錯什么事還請各位多包涵。”中年漢子憨厚的笑著,跟所有人打著招呼,他姿態擺的很低,一臉老實巴交的模樣。

我并沒有因此小看此人,要知道會咬人的狗不叫,而且在這種時候進來,弄不好就是針對我的。

“行了,老實待著就是了,你不找事也就沒人會找你的事,對了,叫什么名字”別人都不說話,唯有四喜這小子真把自己當成了這里的大哥似的,坐在那翹著二郎腿,嘴里叼著根煙,也不點著,說起話來陰陽怪氣的,弄的我都想過去抽這小子一巴掌。

“俺叫周梁順,這位小兄弟真有本事,在這中地方還能弄到這么些好東西。”中年漢子笑著湊到了四喜身前,看了看桌上那堆東西,伸出了大拇指。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四喜一樂,抽出一根煙丟了過去,中年漢子趕忙屁顛的接住,小心翼翼的放在鼻子前面聞了聞,隨后當個寶似的夾在了耳朵上面。

“因為什么事進來的”不管是監獄還是看守所,老人對于新人都會習慣性的這么問一句。

中年漢子依舊笑呵呵的,滿臉的忠厚老實,“殺人”

四喜一個趔趄,險些從凳子上翻下來,我也是嚇了一跳,門口上鋪的中年人冷眼旁觀,連栓子這小子也放下了手中的書,微微皺了皺眉。

“哈哈,逗你玩的小兄弟,要真是殺人也不可能關到這種地方來了,你說是不”中年漢子趕忙扶了四喜一把,咧著嘴笑了起來。

“靠,看著你這人聽老實的,怎么說話沒點譜”四喜臉色尷尬,沒好氣的瞪了中年漢子一眼。

“其實也不是完全胡說,現在沒殺人,不代表以后也不殺,人生之事誰能說的準呢,你說是吧小兄弟”明明是跟四喜聊天,這個周梁順卻裝作不經意的看了我一眼。

四喜有些無語,嘴角咧了咧,不耐煩的擺了擺手,“去去去跟你這人聊天真沒意思,沒一句話是實打實的。”

周梁順這才把臉盆放到墻角的柜子上,隨后走到那張已經騰出來的空床旁邊,整個人便直挺挺的躺了上去,沒多會功夫竟然打起了呼嚕。

走到四喜身邊,緩緩坐了下來,朝周梁順努了努嘴,我把聲音壓得很低,“小心點。”

看四喜那一無所覺的樣子我本打算提醒他,誰知這小子心里早跟明鏡似的,“寧哥,這還用你說,這個節骨眼上安排到806來,還能是一般人”

“喲,四喜,腦子挺好使啊”我由衷的夸贊了一句。

“嘿嘿,臨進來之前大小姐千叮嚀萬囑咐的,讓我留個心眼,別讓人鉆了空子,我還能不注意,不過話說回來,大小姐對你還真是沒得說,這些零食香煙都是她親自去買的哦,兩本畫冊是我自作主張帶進來的,這可是我的珍藏”

四喜滔滔不絕的說著,我的頭頓時大了,馮笑笑買的零食香煙在這里到的確是個好東西,可這成人畫報要來有屁用,號子里都是大老爺們,我又沒刀疤臉那變態嗜好,難不成一邊看一邊對著墻打飛.機

“自從你被關進來之后,大小姐可是茶飯不思,那句話怎么說來著,衣帶漸寬不后悔,想你想的心慌慌,大概就是這個樣子。”

一首柳永的蝶戀花硬是被他篡改成這個樣子,我也是服氣的,見他還要繼續,只得趕忙打斷了他的話,“對了,你和栓子怎么進來的”

聽我問起這個,四喜突然變得有些不好意思,老臉一紅,支支吾吾好半天才開口,“栓子兄弟看到個欺負小攤販的城管,就上去把對方揍了一頓,頭給開了瓢,估計得蹲三個月。”

發現他閉口不談自己,我更加好奇了,“別光說別人,你呢用的什么法子”

“我”這小子吞吞吐吐,見我不肯罷休的樣子,只得硬著頭皮說了一遍,“昨天栓子兄弟告訴大小姐,有人能安排他進看守所,還能跟你調到一起。”

我點了點頭,心說這肯定是齊局打電話通知的栓子。

“大小姐覺得一個人終歸是少了點,就想讓我也跟著進來。”

我看這小子一直避重就輕,眼睛一瞪,“說重點”

四喜撓了撓頭,“栓子兄弟說,進來歸進來,流程還是必須要走的,警察不會無緣無故的把人關進看守所,栓子兄弟運氣好,一起溜達的時候正巧碰到城管欺負小商販,于是就出手了,我本想上前幫忙,誰知道那小子不禁揍,兩下就被栓子兄弟給打趴下了,撿漏的機會都沒留給我。”

聽他啰里啰嗦,我蛋疼的點著了一根煙。

“警察很快就來了,抓了栓子兄弟,可是我好說歹說也不肯抓我。”

我嘴角抽動了幾下,強忍著才沒笑出聲來。

“正巧看熱鬧的人群中有個妹子長得不錯,一著急,我就去掀了她的裙子,還摸了兩把”

猛地吐出一口煙,嗆得連連咳嗽,好半天我才順過氣來,“當著警察的面”

栓子窘迫的點了點頭。

“四喜兄弟,你牛逼今后哥哥我發達了,絕不會虧待你”

我發自內心的贊嘆道。

手機用戶:m.shuhuanghuang.com書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費熱門小說網!




888真人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