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荒慌 > 網游競技 > 體育競技 > 《限制級巨星》
第862章 話不投機

高小冬掛斷手機,陷入了沉思,艾瑪說的是真的假的?會不會是耍我?艾瑪好歹也是世界級明星,不會開這樣的玩笑吧。女孩都這樣說了,自己還猶猶豫豫,還是個男人嗎?

想到這里,高小冬馬上走出洗手間,跟助理教練費蘭道:“教練,我有點事,想出去一下。“

高小冬是曼聯紅人,弗格森愛將,費蘭哪敢多問,只是道:“早點回來啊,我們還要回曼徹斯特。”

魯尼看到高小冬請假,驚訝的道:”高,干嘛去,佳人有約?”

握草,這廝竟然一屁拍準,高小冬當然不會實話實說,笑道:“有個遠道而來的朋友,找我說會話。”

魯尼耿直,信了,但吉格斯卻意味深長的道:“高,早點回來,倫敦可不是曼徹斯特。”

這老家伙,你想哪兒去,今天能不能摸摸艾瑪的小手都難說,再說了,老子是那樣的人嗎?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吉格斯大哥,放心吧,我就是和朋友說會話。”

高小冬穿了一身耐克的運動服,外面還套了一件外套,才離開更衣室,去艾瑪說的那個包廂。

高小冬興沖沖的來到包廂,看到包廂里空無一人,高小冬心里涼了半截,接著怒火蹭的涌上了心頭,尼瑪,竟然真的捉弄我,女人真是不可信任。

高小冬摸出手機撥通艾瑪的電話,怒道:“你丫的是耍我玩的嗎?”

艾瑪笑吟吟的道:“是啊,我是耍你玩啊,我是切爾西的粉絲,你是曼聯的核心,你剛剛逼平了我的主隊,我當然要報仇啊。”

我暈,竟然這么理直氣壯,不過好男不跟女斗,高小冬放棄了罵艾瑪一頓的念頭,悻悻的道:“好吧,你仇也報過了,再見吧。”

高小冬啪的掛斷了電話,很郁悶的準備回更衣室去,這時電話響了,是艾瑪打來的,高小冬猶豫了一下,接通了。

“生氣了嗎?”艾瑪笑吟吟的問道。

高小冬悻悻的道:“生氣又能怎么樣,難道還能痛罵你一頓?”

艾瑪笑道:“好吧,作為切爾西的球迷,我已經報過仇了,現在作為朋友和東道主,我會完成我的允諾,請你吃一頓晚飯。你到停車場來,我開的是一輛粉色的勞斯萊斯,車牌號是……。”

“千萬不要再耍我啊,不然我真要罵人了。”高小冬心有余悸的道。

“信不信隨你。”艾瑪笑著掛了電話。

高小冬想了又想,覺得這次艾瑪不應該再耍自己了,兩人無冤無仇,也都是各自圈子里有點身份和地位的人,第一次還可以說是開個小小的玩笑,如果第二次還耍人,那估計就要結怨了。

高小冬下了看臺直奔停車場,此刻停車場的車已經走了大半,粉色的勞斯萊斯又很惹眼,高小冬很快就找到了艾瑪的座駕。

車窗打開,露出了艾瑪那張宜喜宜嗔的絕世姿容,“上來吧。”

高小冬拉開車門坐在了副駕駛座上,“幸好你沒有騙我,不然,你就慘了。”

艾瑪似笑非笑的道:“說說我聽聽,能慘到什么樣?”

高小冬露出一副惡狠狠的神情道:“我會纏著你一輩子,做鬼都不會放過你,讓你吃不好睡不好,連人都嫁不了。”

艾瑪格格笑道:“說的跟真的似的,難道你是打算把踢球都放棄了嗎?”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如果你允許我一輩子纏著你,放棄踢球也不算什么。”

艾瑪認真的看了高小冬一眼,道:“你這人真奇怪,我所見過的明星中,年少成名的也不少,真沒有一個像你這樣的。”

高小冬打了個哈哈,“說的跟你有多老一樣,實際上你比我還小一歲。”

艾瑪悠悠的道:“我出道的時間可比你長多了,我10歲就開始拍戲,現在已經出道10年多了,可以說是你的老大姐。”

高小冬打蛇隨棍上,道:“老前輩,老姐,我可是看著你的《哈利波特》長大的,是你的鐵桿粉絲,今天你可得請我吃頓好的。”

艾瑪無語,這家伙套近乎的能力是真強,比我還大了一歲,竟然還說是看著我的電影長大的,真是跟球場上一樣的猥瑣。

“你想吃什么,要不,我請你去吃中餐,倫敦有好多中餐館。”

高小冬一聽,連連搖頭,:“不不不,絕對不吃中餐,我在國內天天吃,難道來到英國還要再吃嗎。”

艾瑪沉思了一下,道:“那我們去吃日本料理,這附近有一家日本料理,做的非常好。”

高小冬道:“不吃,我對日本料理韓國料理都不感冒。”

艾瑪道:“你竟然還這么挑食,也難怪,聽說華國的美食非常復雜,不過我覺得帶有點辣味的墨西哥菜應該能滿足你挑剔的胃口,滑鐵盧橋那邊有一家做的很好,環境也不錯,就是有點遠。”

遠了才好啊,高小冬一拍大腿,道:“就吃墨西哥菜,能有多遠,你可是開車的。”

艾瑪一聽,道:“好吧,既然我請客,那就一定讓你滿意,我們走吧。”

艾瑪發動汽車,不緊不慢的奔著滑鐵盧橋開去。

這是一個位于滑鐵盧橋頭小巷口的街頭小飯館,不過餐廳里的墨西哥文化氣息很濃,侍者一口打著嘟嚕的拉丁英語,語速極快并帶著熱帶特有的極富感染力的笑容,菜單能看懂,但高小冬都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就完全讓艾瑪來點菜。

艾瑪點了幾道餐館里的特色菜,要了一瓶南美的葡萄酒,兩人坐下慢慢用餐。

墨西哥菜味道是比較辣的,雖然比不上華國的川菜,但外國菜當中也算是屈指可數的了,高小冬幾口吃下去,竟然辣得汗都流了出來。

高小冬的家鄉比較能吃辣,來到國外之后,高小冬辣椒吃的很少,經常饞得做夢回到家鄉吃辣子雞,這次算是過了一點癮。

艾瑪自己吃的是不辣的,她看到高小冬一副吃了火的樣子,笑道:“感覺如何?”

高小冬豎起大拇指,道:“不錯不錯,我記住了,下次再來,滑鐵盧大橋北部,美洲印象餐館。對了,艾瑪,這個滑鐵盧是不是拿破侖打敗仗的那個滑鐵盧?”

“你的歷史和地理是怎么學的?那個滑鐵盧在哪里?”艾瑪無語。

高小冬撓撓頭,不知羞恥的問道:“在哪里?”

艾瑪道:“那個滑鐵盧在比利時,這個滑鐵盧橋是為了紀念威靈頓公爵擊敗拿破侖命名的,你一個華國人,就算不知道滑鐵盧橋,也應該看過《滑鐵盧橋》這部電影吧,好像在你華國非常火爆,有無數粉絲。”

高小冬搖搖頭,道:“沒看過,也沒聽說過,你給我講一講,我長長見識。”

艾瑪被高小冬打敗了,道:“不講,我現在非常好奇,你除了踢球還懂得什么?”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除了踢球什么都不懂。不過我覺得這沒什么,什么都懂的人很多,但他們一輩子都沒有我一年賺的錢多。”

艾瑪道:“錢不代表一切。”

高小冬笑道:“知識也不代表一切。”

艾瑪道:“知識就是力量和金錢。”

高小冬笑道:“那還是要換做錢,知識不能換來錢的話,也會被餓死,誰比誰高尚啊。”

艾瑪被噎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不說這些玩意了,多沒意思,好容易有個美女陪我吃頓飯,還是說點高興的吧。”

艾瑪不說話。

高小冬眼珠一轉,把話題扯到了電影上,“艾瑪,你剛剛說《滑鐵盧橋》在我們國內粉絲無數,非常經典,但我怎么一點都沒有聽說過,這也太丟人了,你給我說說劇情吧,看看我看過沒有。。”

說起電影,艾瑪的興趣上來了,道:“這是一個愛情電影,芭1917年,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蕾舞演員瑪拉和軍官羅伊在滑鐵路橋上邂逅,一見傾心,在兩人決定結婚之時,羅伊應招回部隊參加戰事。為見愛人最后一面,瑪拉錯過了芭蕾舞團演出,失去工作。不久,羅伊被誤登上陣亡名單,失去工作的瑪拉幾欲崩潰,淪為妓女。再次遇到生還的羅伊,善良的瑪拉不愿繼續欺騙他,于是在婚禮前一天悄然離去,在兩人初次見面的滑鐵盧大橋上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停停……這個電影就是滑鐵盧橋?不對,在我們國內叫《魂斷藍橋》,尼瑪,這個我看過啊,不過沒看完,男的是個笨蛋,女的是個傻比……”

“魂斷藍橋……”艾瑪打斷了高小冬的吐槽,“怎么叫這么個名字?”

高小冬對這個典故也不了解,道:“可能就是為了好聽和吸引觀眾吧,估計看到《滑鐵盧橋》這個名字,都以為是和拿破侖有關的戰爭片呢。”

艾瑪贊道:“《魂斷藍橋》這個名字起得真好,比原作還好。”

高小冬突然啊了一聲,道:“犯了大錯了。”

艾瑪吃了一驚,道:“犯了什么大錯?”

高小冬道:“咱們兩人第一次吃飯,竟然到了這個不幸的地方,真是太晦氣了。”

艾瑪淡淡的道:“這有什么晦氣的,咱們又不是愛人。”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萬一你愛上了我,或者我愛上了你怎么辦。”

艾瑪道:“不會的,我覺得我們兩人簡直是兩個世界的人。”

高小冬笑道:“你在哪個世界?天堂?我在地獄。”

艾瑪道:“我覺得我們的想法差別很大。”

高小冬道:“一個英國人和一個華國人,想法沒有差別才是怪事,但我覺得這些都不是不能相愛的理由,雖然我也沒有愛上你,你也沒有愛上我,但我覺得你的理由很荒謬。”

高小冬剛剛說完,手機響了,是弗格森打來的,高小冬接通,手機里傳來弗格森嚴厲的聲音,“小冬,你在哪里?我們現在已經準備出發了,你怎么還不回來?”

高小冬道:“我在外面和朋友一起吃飯呢,要不,你們先回去,我自己打車回去。”

弗格森一聽,臉沉了下來,道:“小冬,我不想知道你和誰在一起,但我想告訴你,不要做傻事,魯尼是最好的例子。”

高小冬連忙道:“boss,真的是和朋友一起吃飯。”

弗格森看了看手表,道:“我再等你一小時,如果你還不到,我們就先回去,你好自為之。”

弗格森說完就掛斷了電話,高小冬也苦笑著掛斷了電話,他猶豫自己是不是現在回去算了,開始來赴約的時候,高小冬還心猿意馬,意淫一下今天的艷遇,但現在,高小冬覺得希望不大了,他決定吃完晚餐就回去,免得被隊友和教練懷疑。

在高小冬打電話的時候,艾瑪一直在思索,雖然這個高小冬說話很粗俗,但他的話似乎也有些道理。

話不投機,兩人沒有再繼續交談,都埋頭和食物戰斗。

吃過晚飯,高小冬笑嘻嘻的道:“這頓誰來請?”

艾瑪道:“這是我的故鄉,當然應該我來請客。”

高小冬道:“好,那謝謝艾瑪小姐,我也該回去了,以后有機會再請你吧。”

艾瑪道:“這么晚了,還下著雪,你可以在倫敦住一天,你們比賽之后不都放一天假嘛,你可以在倫敦好好玩玩。”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明天你能給我當導游嗎?如果能的話,我就在這住一天。”

艾瑪道:“這個恐怕不行,我還有個化妝品推廣的活動,這次我從布朗大學來到倫敦,主要就是為了這次活動。”

高小冬笑道:“既然這樣,那我就走了。”

艾瑪道:“我送你吧,我開著車呢。”

高小冬看了看時間,淡淡的道:“好吧,先謝謝你。”

看到高小冬說話比前面生分了很多,艾瑪有些黯然,她結過賬,和高小冬離開了餐館,親自開車把高小冬送到了斯坦福橋球場,路上,兩人幾乎什么話都沒有說。

高小冬到的時候,曼聯的將士們早已登上大巴等候多時了,弗格森自己一個人站在風雪中,臉色陰沉,他很擔心高小冬和一些骨肉皮亂搞,最終毀了自己。

不過看到是艾瑪把高小冬送過來,弗格森的臉色馬上陰轉晴了,他笑著向高小冬道:“小子,談戀愛了啊,直接跟我說,我就放你一天假了。”

高小冬苦笑了一聲,振作精神道:“那怎么行,我必須遵守球隊的紀錄。”

“快上車吧,大家都等你好久了。”

弗格森心情大好,拍拍高小冬的腦袋,陪著高小冬一起上了大巴,連夜趕回了曼徹斯特。

手機用戶:m.shuhuanghuang.com書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費熱門小說網!




888真人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