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荒慌 > 靈異鬼話 > 靈異神怪 > 《魔鬼游戲》
143 鬼故事2

關燈以后,一片黑暗。

黑暗之中,我們大家都朝程浩看去。

說實話,在黑夜里盯著一個人看,特別的可怕。

因為黑暗中,看不清人的面容,只有一個模糊的身影。所以,總會腦補出一些可怕的畫面。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這種體會,那就是你在黑暗中,去看一個熟睡的人。

你會嚇到自己!

你總會覺得那睡熟的臉,在對你怪笑…而且,他的五官,看上去猙獰詭譎!

此刻,我們看著黑暗中的程浩,就覺得他的五官,有一種扭曲的錯覺。

而便在此時,程浩緩緩開口,說道:“接下來,我便開始講故事了。”

“我三叔以前,有一個幸福的家。他有一個漂亮的妻子,還有一個3歲的小孩。”

“在前年的時候,他以一個很便宜的價格,買了一個新房。那個房子價格雖然便宜,可是環境很好,還帶著一個獨立的院子。”

“然后,他們一家三口,搬入這房子中,接著開始新的生活。”

這樣大約過了十天,有一天晚上,我三嬸對著三叔說道:“我覺得這房子很古怪,有問題。”

三嬸從搬進來以后,這樣的話已經不止說了一次了。三叔聽的都有些不耐煩了。

此時,三叔說道:“老婆,你想多了吧,我覺得這房子挺好的。雖然房子便宜,但也不一定就是…”

這話還沒說完,突然發現三嬸的臉色不太對勁,特別的驚恐,看著窗外。

窗戶外面,他們的兒子在院子里玩的很開心!

三叔看了以后,又轉過了頭,對著三嬸說道:“唉,你到底怎么了,我覺得一切都挺好的。沒啥特殊的呀。”

“第二天,三叔就驚恐無比的帶著一家人搬離了那房子!我的故事講完了…”

他講到這里,周思思還一頭水霧,不解的說道:“程浩,你講的什么鬼故事啊,我怎么聽得云里霧里的。”

“是啊,這也算恐怖嗎?”夏雨也說道。

這個故事說不恐怖,那只是因為他們沒有聽懂而已。

而聽懂了的我們,卻比聽剛才魏炫彬的經歷,還要恐懼,還要可怕。

我發現,聽懂的人,除了程浩之外,還有我、韓雪二人。此刻,我發現韓雪握住我的手,冷汗唰的一下就冒了出來。

甚至,我能感覺到我身邊的她,身體在發抖。

而此時,魏炫彬也說道:“程浩,這真的是鬼故事嗎?可是,我覺得一點都不恐怖啊。”

我這個時候,顫聲提醒道:“這個鬼故事,乍聽之下,根本一點都不恐怖。但是,細思極恐…因為,程浩的三叔和三嬸當時的對話,是在…夜晚!!二人剛從睡夢中醒來!”

我這么一提醒,眾人回想了一下剛才程浩講的,頓時全身的雞皮疙瘩都冒了出來。

夜晚…他們透過了窗戶…看到了他們3歲的小孩…在院子里開心的玩耍…

而此時,程浩嘆了一口氣,說道:“后面,我三叔的兒子死了,淹死了洗臉的臉盆里。我的三嬸也瘋了。”

&n

bsp; 這話說完,我們大家都沉默了下來。

這真是一個思細級恐,而又悲傷的故事。

“唉,所以大家以后如果活著出去了,可不要貪一些小便宜,買一些價格便宜至極的房子,可能那房子之所以那么便宜,是因為里面…有鬼!!”程浩壓低聲音,緩緩說道。

這話在黑暗之中,透露著無窮的恐怖氣氛,讓此刻的恐怖元素,再一次上升。

但是,這些恐怖元素還不夠,根本還達不到‘吃人的魔鬼’的要求。

此時,周思思全身顫抖,小聲的說道:“我…我剛才嚇的…尿褲子了。”

說著,居然小聲的啜泣了起來。

而我們聽到這話,都默然不語。

如果是在平時,一個人聽鬼故事聽到嚇尿了,那么我們可能還會嘲笑她一番。可是現在,我們根本笑不出來。

因為,這種氛圍,實在太恐怖了。

就算周思思嚇尿了,我們也很理解。

“還要再繼續講嘛…好可怕。”夏雨說道。

“既然恐怖元素還沒達到要求,當然還要繼續。”程浩說道。

“那這一次,誰來講?”我問道。

接著,又是一陣沉默。

見大家都沒有說話,小玲姐突然說道:“我來講吧,這一次,講的是我以前碰到的一件事。算不得恐怖鬼故事,不過,卻把我嚇得至今難忘。”

接著,小玲姐開始講她的故事了。

有一天晚上,小玲姐在車站的長椅上等公交時,旁邊坐了一個抱著小嬰兒的女士。

喜歡小孩的小玲姐一直盯著那小孩看。

那女士注意到了小玲姐,笑著對小玲姐說道:“其實我抱著的并不是真的嬰兒,而是一個錢包…”

說著,把‘嬰兒’的衣服卷了起來,然后在嬰兒肚子上拉開了一條拉鏈,肚子里面除了一些零錢之外,什么都沒有。看起來好像真的是一個錢包。

看上去確實這樣,眼珠子似乎是玻璃球做的,還挺好的。

此時,小玲姐贊道:“你這錢包,做的真好,真逼真啊…”

“哪里,真的要做的話,很費時費力的,我只不過是廢物利用而已!”那女士一邊說著,一邊對著小玲姐微笑。

而便在此時,最后一班公交車來了,那女士,抱著她的‘錢包’,踏上了那公交車上。

至于小玲姐,臉色慘白,頭皮發麻,雙腿連站都站不起來,根本沒有上那一趟公交車!

而此時,小玲姐突然壓低聲音,帶著顫音說道:“后來,在那段時間,都可以看到那個女士,帶著她的‘錢包’出沒,她總是做最后一班的班車。”

“當時,不單單只有我看到了,其他好多的人也都看到了。”

“后來,我才知道,原來那個女人,以前生了兩個雙胞胎。但是,兩個雙胞胎都夭折了…而她…原來是一個瘋子。自從她的雙胞胎兒女死了以后,就瘋了。”

“但是,那一段時間,很多人都不知道她是一個瘋子。還和她有說有笑,很多人還贊揚她,說她做的‘錢包’好逼真…”

手機用戶:m.shuhuanghuang.com書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費熱門小說網!




888真人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