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荒慌 > 都市校園 > 都市日常 > 《放縱》
第六百零三章 咸魚

“權謀別侮辱這個詞”我不屑的撇了撇嘴。

徐子銘無所謂的聳聳肩,“說你是咸魚,還真是沒說錯,真以為賺點小錢,認識幾個人就算是翻身了”

正說話間,門再次被人推開,徐子銘抬頭朝我身后望去。

“都準備好了。”奚謹的聲音在背后響起。

徐子銘點了點頭,又把目光落回我身上,“雖然還有不少問題想和你聊聊,但是時間不等人,咱們得說再見不,應該是說永別了。”

話音一落,身后又有腳步聲響起,聽著不止一人,驚愕之下我還沒來得及轉頭,脖子就被人緊緊勒住,隨后嘴巴又被布條塞住,眼前更是一黑,整個頭被什么東西給罩上了。

“對了,險些忘了,先前說有個小秘密要告訴你的。”

徐子銘的聲音再次飄入耳中,而我眼前卻是漆黑一片,黑暗總是給人帶來恐懼感,我知道接下來將要面臨什么,由于緊張,腎上腺素開始急劇分泌,心臟更是砰砰直跳。

“明晚在城北有個私人聚會,都是些喜歡重口味的家伙。”

我不知道徐子銘為何在這種時候告訴我這件事,心中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你的這幾個小情人,此刻應該已經在路上了,可惜,明晚的聚會我是沒時間參與了,否則真想看看那幾個小丫頭被一群男人摁在身子下面哈哈哈。”徐子銘忽然放肆的大笑起來,似乎充滿了快意。

“嗚嗚嗚”我終于知道他要做什么了,不由的有些睚眥欲裂,然而無論我怎么掙扎,也無法掙脫尼龍繩的束縛。

“真是一個令人無比愉悅的夜晚,小謹,后面的事就交給你了,我先走一步”

緊接著便聽到輪椅碾壓過地板的聲音,聲音越來越遠,直至消失不見,徐子銘這混蛋又跑了。

“你們兩個,處理完之后就去內蒙躲幾年,錢已經打到你們賬戶上了。”

奚謹的話音剛落,我的身體連著那把椅子就被人抬了起來,然后下了樓,數分鐘之后,我被抬上了車,而后身子微微一晃,車開動了。

我的心漸漸沉了下去。

“大哥,咱要要不先找個at看看卡里是不是真真的有錢”

過了約莫十來分鐘,突然傳來一個甕聲甕氣的聲音,只是結巴的厲害。

“你是擔心姓奚的那小子坑咱不可能吧,奚家不差那點錢”又有一個聲音響起,聽上去沉穩一些。

“大大哥,人,人心隔肚皮,誰能說得準,再,再說了,這可是五百萬,不是個小數目”

安靜了數秒之后,另一個聲音才再次傳來,“行,前面遇到銀行的話,你下車去看看”

隨即車內又陷入沉默,又過了六七分鐘,車緩緩停了下來,車門被人推開,車身搖晃了幾下,有人跳了下去。

“小子,你可別怪我們兄弟兩,我們也是拿錢辦事,不過你放心,我們哥倆特意找了個風水不錯的地方給你挖了個坑,保證你投胎轉世在好人家”

“嗚嗚嗚”我繼續徒勞的扭動著身體。

“你也別費力氣了,這繩是我兄弟捆的,以前在鄉下宰牛也就只用兩三道,更別說你個半大的孩子了。”

肩頭被人拍了兩下,我粗重的喘著氣,掙扎半天,已經有些脫力了。

砰的一聲,車門被人狠狠關上,車身又搖晃了兩下,看來對方這身板夠壯實的。

“大哥,我就說這混混蛋坑咱們吧”

“卡里沒錢”另外一人立刻火了。

“不不不”

“慢點說”

“不不是沒錢,是只有兩百五十萬。”

結巴好不容易才把話捋順了,聽的那是一個費勁。

“媽的,怎么才給了一半”

“大哥,咱咱怎么弄”

“狗日的,我打個電話問問。”

聽到這我心中一動,想到一個脫身之際,只是

“姓奚的,什么意思說好的五百萬,怎么卡里只有一半逗我兄弟兩玩呢”

電話那頭不知奚謹說了什么。

“你不去打聽打聽,我們哥倆這些年來什么時候失手過行了,老子懶得跟你廢話,明早我要是見不到另一半錢你知道會有什么后果。”

“怎怎么樣,大大哥”

“這混蛋,說是擔心咱哥倆把事辦砸了,所以另一半等事后再給。”

“操他娘,小白臉果然都沒好心眼”

沒想到罵起人來,結巴倒是挺順溜。

“行了,先把人處理了,咱哥倆拿著錢趕緊走人,我最近兩天總覺得后脊背發涼,搞不好要出什么事。”

車顛簸了兩下,又開動了。

“大大哥,你可別嚇我。”

“嗚嗚嗚”聽到這話,我又開始拼命掙扎起來。

“你去看看,這小子要干啥,折騰半天了,別是要拉屎,弄的車上臭烘烘的。”

隨后眼前一亮,罩在頭上的黑布被人解開了,眼前一個寸頭壯漢手握著一把短匕,抵在我的勁動脈上。

“憋著,不然我現在就弄死你”

手機用戶:m.shuhuanghuang.com書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費熱門小說網!




888真人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