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荒慌 > 修真仙俠 > 都市仙俠 > 《修仙高手混花都》
第814章 信!

“葉歡,這是青語留給你的信”

凌清竹遞出了一頁紙,上面,已經密密麻麻寫滿了字。

這是她最后,用自己的內力,為墨青語護住心脈,強行延續生命,她才能寫出這最后一封信。

接過,打開,上面的字有些凌亂,顯然,寫的時候,墨青語已經十分虛弱了。

對不起,葉歡。

我沒有保護好小北,你說過,他是你唯一的同類,對你很重要,我很想要照顧好他,保護他,希望能夠讓你開心。

可惜,我保護不了他,是他保護了我。

眼睜睜看著他被抓走,我卻無能為力,和你的世界比起來,我好像一無是處

對不起,葉歡。

我還是想和你說不起,你說你不是葉歡,是一個全新的人,是另外一個人,是新的“葉歡”。

我理解不了你的話,我不懂你的世界,但是我知道,我喜歡的就是你。

從“全新的你”出現開始,我的心,就仿佛開始改變,看著他變得溫柔,看著你會做一桌拿手的好菜,看著你默默地奉獻。

也許是那個時候,我就有了家的感覺,那個時候,我就希望我們能夠永遠在一起吧。

對不起,葉歡。

仿佛一切都是我欠你的,你救了慕容小開,我卻冤枉你是變態,在眾目睽睽之下,扇了你一巴掌。

那一巴掌,一定很疼吧,那個時候,你的心中一定很委屈吧,你卻默默承受。

那頓飯,是你賣血湊來的錢,我卻嫌棄你小氣,你依舊默默承受。

以你的本事,我能夠打到你,一定是因為,你為我弄的那個玉佩,所以消耗了自己的力量吧。

你為什么要對我這么好,為什么要如此的偉大,你知道嗎當我知道一切之后,心中是有多么的內疚嗎

我甚至想到了死亡,也許只有死,才能彌補對你的傷害。

所以,葉歡,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這是葉歡在墨青語的心中,看到的三個字,仿佛整篇信中,都只有對不起三個字。

可是,葉歡知道,他并沒有這么偉大,他冷漠無情,只是不屑而已,只是高傲而已,他并不是多么溫柔的男人。

他賣血,也不是因為給墨青語請客。

他從來,就不是一個好人,不是墨青語心中,那么偉大的男人。

而墨青語卻只看到葉歡的好,忘記了自己的付出,心中只有濃濃地愧疚,一封信上,寫滿了對不起。

“葉歡,你的藥草,被那個人搶走了,我沒能留住它,對不起。

我知道,它一定對你很重要。

所以,我用自己的身子,悄悄地壓住了最后一株藥草。

希望,對你還有用”

葉歡抱起了墨青語的身子,她的身下,果然壓住一株通體雪白的絕冰陰寒草。

葉歡身軀都是一震。

在自己快要死亡的時候,墨青語想的卻是,悄悄用自己的身子,為自己留下一株絕冰陰寒草。

你怎么,這么傻

葉歡心宛如被撕裂一般,這些藥草,對我已經不重要了

你才是最重要的啊

他的空間戒子之中,有著幾十株靈藥,絕冰陰寒草,對于葉歡,真的不重要了

將絕冰陰寒草采摘下,葉歡死死地握住,這雪白的藥草之上,有著一半紅色,那是墨青語的鮮血。

靜靜地看著,葉歡只感覺血液不停地沸騰,腦海之中,一顆暗紅色的珠子,開始飛速地旋轉。

信,還有一段:

葉歡,你是一個很厲害的男人,我曾經也幻想過我的白馬王子,當嫁給你之后,我心中已經絕望,已經不再幻想。

而你,卻比我的白馬王子更加優秀。

你的世界很精彩,即便是沒有了我的存在,依舊會非常絢爛吧。

所以,你也不會傷心吧,不會的吧

可惜,你說過要君臨天下,而我,不能看到那一幕了。

我再也不能

我喜

信,到了這里,已經停止,墨青語失去了力量,再也無法寫完了。

但葉歡已經知道,墨青語沒有說完的話。

疼痛

仿佛有千萬根鋼針,扎在了葉歡的心中,他的心臟,仿佛被刺穿,他的神魂,仿佛被異火灼燒

為什么,你要這么傻

如果沒有了你,我君臨天下,又有什么用

一陣怒火和悲痛涌上心頭,葉歡竟然“噗”的一聲,直接吐出了一口鮮血。

“葉歡”凌清竹急忙叫了一聲。

想要攙扶葉歡。

“讓開”

葉歡聲音冷漠無比。

他的眼中,有紅芒開始閃爍,那妖異的紅色,恐怖血腥,讓人心顫。

“葉歡,我知道你很傷心,可是現在你的一定要保持冷靜。”

凌清竹急忙說道。

“墨青語已經死了,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將她安葬,我們再找機會,去找凌峰,找北斗閣報仇。”

她知道,現在一定要讓葉歡冷靜下來。

如果他現在殺向了凌峰,那就是找死

凌峰身邊,可是有先天三層的護道者,還有他的師父,北斗閣的長老

“你,讓開”

葉歡冷漠無比,他神識一動,手中頓時出現了一串木質的手鏈,看上去平平無奇。

這是養神木雕刻而成的手鏈,是葉歡,從王曉月手中獲得的,就是那個差點被玷污的女大學生。

這一刻,終于派上了用場。

是的,凌清竹說得對,墨青語已經死去了。

和汪濤曾經的情況不同,墨青語是真正的失去了生機,五臟六腑都已經破損。

即便是葉歡,也無能為力。

除非,達到那個無上的境界,或許,才能夠拯救。

而養神木,則是可以保住死亡的魂魄,滋養靈魂,讓身體永遠不會變質。

現在,葉歡萬分的慶幸,自己當初救下了王曉月,獲得了養神木。

將手鏈給墨青語帶上,抱去了墨青語,瞬間祭出了玄炎劍。

“凌峰在哪”冷漠的話語吐出。

“葉歡,你想干什么,千萬不要沖動”凌清竹心頭一驚,連忙叫道,“如果你現在去找凌峰報仇,就是找死”

“在哪”

“他們應該去古界的進出口了,他就在華夏的九州山,那里十分危險,有執法者”凌清竹還沒有說完,葉歡抱著墨青語,已經化作了一道紅芒。

手機用戶:m.shuhuanghuang.com書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費熱門小說網!




888真人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