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荒慌 > 修真仙俠 > 都市仙俠 > 《修仙高手混花都》
第1000章 審判

這道殺機,來自黑暗古堡的深處,雖然葉歡在寶庫之中,已經發現了靈石,但現在已經沒有時間給葉歡取得靈石了。

這是巨大的危機,十分危險,葉歡的感官十分敏銳。

如果不是有神識的存在,葉歡根本發現不了。

葉歡化作長虹,幾個呼吸就飛入了高空,但心中依舊有一種悸動的感覺,立刻踏上玄炎劍急射而出。

他被雷霆攻擊,現在已經是傷痕累累,如果真的是遇到絕世高手,那也就麻煩了。

“咻”

沒有停頓,葉歡急射而出,立刻化作了長虹,橫貫長空,朝著西南方向飛去。

“他怎么跑了”有黑暗勢力的長老奇怪地說道。

“不知道,我猜測是他的傷勢爆發了,所以必須要趕緊去療傷。”

“那豈不是說,我們剛才聯合一起,真的有可能斬殺這個魔頭”

一群長老驚疑起來,感覺錯過了好機會。

“你們,想要賭一把嗎”卡特卻是冷笑著說道,眼中閃過精光,“枯木老人,還有圣主,他們都覺得,肯定能夠斬殺這個葉殺神,連黑暗殺陣都啟動了,結果,死的人,卻是枯木老人,是圣主”

是啊

眾人心頭頓時一寒,這人太過妖孽,每一次,眾人都以為他必死無疑的時候,他總能拿出讓人震驚的實力,顛覆眾人想象。

他們聯手,真的能夠殺死這個一次次突破眾人想象的青年嗎

葉歡一路狂飛,沒有絲毫的停留。

他的身軀,有滿身的傷痕,都是雷霆留下的,他雖然封鎖住了血脈,不讓鮮血流淌,但依舊受到了重創。

“先找個地方療傷,重新掌控雷霆之力”

葉歡的眼眸平靜,速度飆到了極限。

他能夠確定,黑暗古堡深處,絕對有不凡之處,肯定有大兇之物,他現在還不確定什么。

他甚至懷疑,就連黑暗勢力的人,甚至是圣主,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

一路飛行了數百公里,葉歡直接飛出了冰島,靈力幾乎衰竭,這才找到一個無人的山峰,一劍斬出一個山洞,在里面療傷。

取出一枚靈丹,葉歡頓時感覺體內一團火熱,受傷的身軀,開始慢慢地恢復生長。

他的傷勢太恐怖了,如果是一般武者,早已經直接隕落了,就算是不死,恐怕也要休養十幾年。

但葉歡的恢復力本就驚人,再加上靈丹的幫助,更是如魚得水,恢復起來的速度快上不少。

他療傷的同時,葉歡的氣海涌動,一絲絲雷霆之力,從靈脈之中激發。

“刺啦”

一絲雷霆,從葉歡身上浮現,讓葉歡心中頓時一動,十分興奮。

這是熟悉的感覺,有了這雷霆之力,他的戰斗力,可以成倍的增長,擁有極為強大的殺伐能力。

葉歡曾經一手雷霆,縱橫宇宙萬域,滅世雷霆,無情殺伐,毀天滅地,讓整個大陸都在顫抖。

“高等黃級靈脈,雖然還是很低級,算是十分普通的靈脈等級,但是對于現在的我而言,已經是極大的提升,足夠了”

“我對雷霆屬性的掌控,遠遠超過其他屬性,雷霆本身也是最強殺伐的屬性。現在,我應該去尋找修復陣法的材料了,我的實力,應該足以闖入執法者了”

葉歡的眼中,閃過精光。

他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要讓古界的眾人,感受他雷霆的威力。

比如凌峰

墨青語,就是凌峰而死,葉歡的眼中燃燒怒火,胸口更是有無盡的殺意充斥,他要讓凌峰生不如死,受到無盡的折磨。

葉歡不是好人,是殺神,是魔頭,是十足的壞人

一個不折不扣的壞人的報復,絕對不會這么簡單,他要讓凌峰感受到,死亡,是最幸福的事情

還有執法者

那些人,都該死

葉小北還在他們手中,葉歡定將滿身雷霆,闖入執法者總部,讓他們在九幽雷霆之中懺悔

“一切,先等我傷勢恢復”

葉歡平靜下來,緩緩地療傷。

梵蒂岡,教廷總部

三十位的教廷長老齊聚,在總部深處的會堂之中,靜坐在四周。

而這大堂之中,還有一個女孩,清秀俏麗,年紀不大,只有十六七歲的樣子,十分地嬌小可愛。

不過在這里,可沒有人憐香惜玉,全部都冷冷地盯著這個女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前方的首座之上,坐著兩位長老,一名正是多倫,至于另外一位,是一名蒼老的老者,在教廷的地位很高。

“多倫,你還在想些什么,此人是葉殺神的女人,我們教廷的長老,圣子,護法,甚至是大長老,都是死在葉殺神的手中。此刻,我們正是應該將這個女人殺了,替這些前輩報仇”

老者說話了,冷眼看向了女孩,眼中射出寒芒。

綠色的輕紗擺動,蘇靜逸的俏臉微微一寒,她今天才十六歲,一直在趙西風的庇護下成長,哪里見過這樣的場面。

在場的教廷長老,氣勢如虹,冷冽冰寒,個個都是她需要企及的先天強者,她嚇得一句話也不敢說。

聽到要殺自己,蘇靜逸更是嬌軀微微一顫,沒有人不怕死,更何況還是一個小女孩。

“不行,不能殺她,就算是葉殺神死了,和這個女人也沒有關系,她不是葉殺神的女人,頂多算是朋友,放她回華夏就是了”

多倫直接說道,沒有必要牽連這個女孩。

他特意將她就走,不是為了將他帶回教廷審判的。

“多倫,難道你忘了教廷的恥辱了嗎你忘記了葉殺神帶給教廷的災難了嗎”老者狠狠一拍桌子,站了起來,冷冽的殺意沖天而起,“這個女人,必須死就因為他和葉殺神認識”

認識葉歡,就要死

教廷對于葉歡,是真的恨之入骨了

蘇靜逸的心中一顫,有些恐懼,這老者的氣勢太強大了,讓她承受不住。

一行清淚流了下來,早知道,還不如死在冰島黑暗古堡,至少,那里還有那個男人陪伴。

就算死,有他在,也覺得安心。蘇靜逸想到了那個唯我獨尊的身影,狂傲冷冽,真的很給人安全感。

手機用戶:m.shuhuanghuang.com書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費熱門小說網!




888真人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