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荒慌 > 言情女頻 > 現代言情 > 《3366》
第二十六章 下馬威

秦立這句話一出,李永康眼中殺氣驟然爆發,他死死盯著唐伯懷:“唐中醫,我需要一個解釋!”

“你什么意思!”唐伯懷臉色漲紅指著秦立大喊,“你用什么身份說這種話,你要對這句話負責知道嗎!”

“李書.記,我我這可是祖傳的陣法,這小子不懂亂說,我給拔了就會好了!”

“我當然會負責。”秦立眸子發冷,“我是乾坤堂的中醫,我用這個身份說話!我說了,你若是拔了,后果你擔不起!”

“我可不知道什么時候,小毛孩也能自稱中醫了!我祖傳的陣法,你懂個屁!”唐伯懷怒吼!

眾人一時之間全部看向秦立,這個突然之間闖進來的人是誰?

劉正突然松了一口氣,和秦立對視點頭:“這是我帶來的中醫,秦立!”

劉正的一句話,讓唐伯懷瞬間啞口無言!

秦立話落,根本不看唐伯懷的臉色,而是指向老者身上的銀針!

“此針法為回陽十九針,乃是唐氏流傳下來的針法。”秦立緩緩開口。

唐伯懷嘴巴緩緩大張,秦立說的沒錯,這確實是他們唐氏的針法,可是這小子怎么知道?

秦立話落,出手拿出一根銀針,在這十九針中間,老者的肚臍上刺下!

驟然之間,老者便恢復原樣,并且臉色緩緩紅潤,呼吸平緩了下來。

這一幕,看呆了所有人。

氣頭上的李永康臉色也瞬間呆愣了一下。

唐伯懷面色一片鐵青,毛建楓咬牙不動。

這個時候誰敢說誰一句不是,都是往領導槍頭上撞!

秦立冷笑:“你們唐氏祖傳陣法,一直有缺陷,你難道不知道?”

老頭當初傳給他中醫之術時,他學會了所有的針法,要說唐氏的針法他不熟悉,那天底下就沒人懂了!

唐伯懷臉色已經慘白下來,他不知道秦立是如何懂得他們唐氏的針法的,但是唐氏陣法一直有缺陷,他是清楚地!

只是……他以為這個老頭的就是普通病癥,針灸對于這老頭沒有壞處,沒想到……

“老人家是舟車勞頓引發了胸腔舊疾,加之氣候干燥,陽城多霧霾,才引發了肺病。本來你只需要用普通針灸讓他通氣便可。”

“但你非想要在眾人面前表現,結果得不償失!”

秦立字字珠璣,唐伯懷已經無地自容。

“李書.記,秦立是乾坤堂的中醫,醫術確實不錯。”此刻,站在圈外的方茂突然開口,“我家人的病整個陽城沒人治得了,甚至國外都沒有人看的了,這小兄弟一去,我家人便好了。”

李永康驚愕的看向秦立:“當真?”

秦立微微彎腰:“不敢當,只是略有醫術而已。李書.記,您父親的病癥已經好了,我給您開三幅中藥,這幾天讓老人家每天一副。多吃水果,多休息。”

聽著秦立在這侃侃而談,毛建楓的眼中一片陰霾。

唐伯懷死死盯著秦立,似乎要將秦立給吃了。他這次是自食其果,要不是秦立出現,這李書記的爹恐怕就死在他手里了。

但是他并不對秦立感激,相反,他覺得秦立的出現,搶了他的光芒,并且還將他踩入了塵埃,讓李書.記對他恨之入骨!

想到此,唐伯懷心中一陣陰郁。

小子,陽城的中醫,可是我唐伯懷為大,你想要在中醫圈內混起來,也得過了我唐伯懷這一關!

誰讓你不長眼惹了我!

唐伯懷一點愧疚感都沒有,反而恨上了秦立,連帶著李永康他都不屑一顧。

“多謝小兄弟。”李永康讓人接過中藥單子,而后看向眾人,“劉正同志和毛建楓同志留一下,其他人散了吧。”

秦立跟著眾人離開,剛出了大門,陳陽就在后面跟了上來:“我靠你神了啊,還真牛逼,所有人束手無策,剛進去的時候我都以為那老家伙要死了,結果你一針下去就好了?”

秦立瞥了眼陳陽,這廝真是對不起關二代這個名聲,整個就一屌絲形象!

秦立搖搖頭:“麻煩送我回去吧。”

陳陽應了一聲,只是眼睛還在往秦立身上瞟,這態度和一開始去接秦立的時候,簡直天差地別。

回到醫館之后,秦立接到了劉正的信息:秦先生多謝了!

秦立看的出來,今天這場是鴻門宴。

這是他治好了,若是治不好,恐怕劉正的烏紗帽都要不保了!

現在看來,烏紗帽不保的則是毛建楓,恐怕那唐伯懷也好不到哪去。

按照之前在劉正家搜到的玉石,恐怕毛建楓會對唐伯懷動手。

不過這些與他秦立并沒有關系。

兩天后李永康便離開了陽城,應該是怕其父親再生病。

而今日,秦立回到了楚家,要和楚清音一起去參加同學聚會。

“這次聚會選的日子是子衿的生日,你的禮物我幫你準備好了,到時候你給她就行。”楚清音將一套CL口紅放在桌子上,轉頭看向一身休閑服的秦立,眼神復雜。

秦立是今天早上回來的,進了房門就愣了一下,不為別的。

他和楚清音一直是分床睡,楚清音說她不習慣和人一起,但是今天,另一張床上,放滿了雜物,明顯是廢棄了。

而秦立的那床被子,也被楚清音放到了自己的床上。

楚清音沒有說什么,但是秦立看的出來,她對他的反感已經消失,甚至還增加了不少的好感。

秦立心臟沒來由的跳了一下。

楚清音在大學,是整個醫大的女神,畢業以來到現在,還是處子之身,雖然脾氣不好,但面容和身材是真的沒得挑!

她和梁卿的冷艷不同,她是滿滿的女人味,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誘人心脾的女人香。

有這么一個美女在身邊,沒有男人會拒絕。

秦立沒有拒絕,但也沒有可以接受,早先他對楚清音的愛慕早就已經淡了,現在他覺得隨緣便好。

“爸媽讓你以后盡量回家來,還有爸說他收回之前說過年不生孩子就離婚的話,還讓我給你說一聲對不起。一年來楚家對你太過于苛責,讓你不要計較。”

楚清音說著這些,臉色更加復雜。

她何曾能想到,那個啞巴廢物一樣的男人,如今被陽城幾個大領導重視,甚至因為秦立和方茂的關系,讓楚家整個吞了馮氏的財產。

秦立點點頭沒有說話,人情冷暖他自然明白,這種時候,保持沉默是最好的。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走吧。”楚清音說著,門外就響起了敲門聲。

秦立跟著楚清音走出去,譚子衿站在門口已經一臉不耐煩:“要不要這么慢啊,說好去接我的,結果我來找你了你還沒出門。”

“我的錯我的錯。”楚清音笑呵呵的摸了摸譚子衿的臉蛋,“改天請你去酒吧喝酒。”

“這還差不多。”譚子衿嘴角一勾,眼角瞥到了秦立,眸中閃過一抹鄙夷,“你不會就穿這個吧?”

秦立挑眉。

“擺脫,好歹是同學聚會,誰不是光鮮亮麗?而且我們要去的是皇圖會所,超級VIP包廂,那可是個舞會一樣的玻璃大廳,你穿這個在里面,搞笑呢?”

譚子衿一臉嫌棄。

楚清音聽著心里有些不舒服,拽了拽譚子衿:“沒事,隨他吧,趕緊上車。”

譚子衿無語翻了翻白眼,直接拉著楚清音坐到后面,意思明顯是讓秦立開車。

秦立搖了搖頭,譚子衿的大小姐脾氣他是見識過的,不過他并不打算去換衣服。

做自己就好,何必為了別人的眼光去活?

他秦立,從不會去迎合別人。

開車一路到皇圖,三個人剛進大廳就看到大廳內坐著一個男子,男子在楚清音進門的時候立刻站了起來。

“清音,你來了。譚小姐,好久不見。”男子說著,背著手走了過來,站在楚清音面前的時候,突然拿出一大束玫瑰花。

“送給你,清音。”

站在楚清音身邊的秦立見此瞇了瞇眼,上下打量這男的。

身材頎長,一米八多和秦立身高不相上下,面容確實比秦立帥上一些,不過不耐看。穿著一身黑西裝,一雙銀色皮鞋,太騷!

總之評價,一個衣冠禽獸。

“我說,凌振宇,你眼里只有我家清音啊,今天可是本小姐生日誒!”譚子衿伸手將花接了過來,眼角末了還瞟了一眼秦立。

而后牽著清音的手調侃凌振宇。

秦立聽到這個名字一愣,凌振宇?原來是那個家伙,他道是誰。

當初在醫大的時候,整個系都知道一個富二代追楚清音追的很厲害,但是楚清音沒搭理。

那個人就是凌振宇!

這個凌振宇的父親是青省前一百強富豪,甚至最近還傳出要進攻京城的消息。

他這個富二代的分量,是很足的!

楚清音從頭到尾沒有說話,甚至連正眼都沒看凌振宇。

凌振宇微微一笑:“肯定給你準備禮物了,不過到時候再給你。”

說著,凌振宇看向楚清音:“清音,我今天給你精心準備了一場燭光盛宴,希望你能喜歡。我等著你接受我的愛,我想給你美好的未來!”

楚清音眉頭微皺:“不用了,我已經結婚,有了丈夫。”

凌振宇眼眸一頓,嘴角勾起來:“沒關系,只要你說你不幸福,我立刻就能把你帶走,誰也不敢攔我。”

秦立眼角抽了抽,這是當他完全不存在啊?

這是故意給他難堪呢?

秦立當下上前一步,攬住楚清音的腰:“當著別人老公的面,調戲已婚女子,凌少可真是厚臉皮。”

凌振宇此刻才看向秦立,好像剛剛看到秦立在這一樣,驚愕道:“哎呀,原來這里還有個人啊,我以為是清音牽的一條狗呢。”




888真人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