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荒慌 > 言情女頻 > 現代言情 > 《3366》
第三十三章 秦立的實力! (四千字大章求訂閱!)

看到譚成輝此刻的臉色,老徐三人覺得心中甚是暢快!

讓你裝逼!

他們就知道二十萬根本買不了什么東西,卻也沒有想到秦立會拿個這玩意敷衍!

看來這秦立是一斤個破罐子破摔了!

“孰是孰非,請等到最后結果揭曉的時候就知道了。”秦立沒解釋什么。

因為沒有看到里面的東西,誰也不會相信他說的話。

譚成輝搖搖頭,卻也沒有多說什么。

但心中已經對秦立一片失望,他原本以為自己這次眼光依舊毒辣,卻不想,竟然被一個毛頭小子騙了!

不過也罷了,反正二十萬而已,他譚記不缺這點錢。

“各位前來參加此次珠寶大賽的觀眾,嘉賓,參賽隊員請注意,賭石環節馬上開始,請抽簽第一位上臺隊伍做好準備!”

“每隊僅限三塊原石切割,現場拍賣交易,以最終交易額為本隊伍的成績,交易額最高者得冠軍!”

“請第一隊源城珠寶代表,靈玉珠寶行!”

第一個比賽的隊伍已經開始了,譚成輝此刻將信心都放在了老徐身上,主要是老徐這邊,兩塊石頭可是一千九百八十萬!

只要能把這個數字翻兩番,那他們隊伍絕對前三!

秦立等人站在臺下看著,靈玉珠寶拿了一塊一人高的,和兩個游泳圈大小的原石。

此刻已經開始切割。

“喲,這不是老譚嗎?”身后傳來一道調侃聲音,秦立等人轉頭,便看到一個大腹便便的男人,摟著一位穿著吊帶裙的美艷女子走來。

在這兩人身后,還跟著七八個保鏢,看起來派頭十足。

但是看到來人,譚成輝并不是很高興:“錢總,好久不見。”

“是很久不見,從上次從你手里奪走了一個貨源之后,就沒見過了。不過我沒想到,你都已經窮成那個逼樣了,還敢來參加賭石?怎么,還嫌賠的不多?”

錢金山,霧城天玉珠寶的老板。曾經和譚成輝是同學,后來一起進玉品發家,二人本就是死對頭,上次錢金山更是搶了譚成輝早就談好的合同!

甚至,譚記原本的物色石頭的專家,也被錢金山重金挖走!

本打算上市的譚記珠寶,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一蹶不振。

皆因天玉珠寶拿了貨源之后,直接壟斷了市場,更是放出話來誰敢幫譚記,就是跟他作對!

商場上,斷人財路猶如殺人父母,可是大忌諱!

“不勞錢總放心。”譚成輝雖然這么說著,心里也是沒底。

會來參加大賽,他跟上面說了很長時間。本來陽城定的不是譚記,便是因為知道天玉珠寶的事情。

但拗不過譚記的禮物送的多,上面才答應下來。而這次譚成輝也是想為此打出名頭,讓譚記好再次進入市場!

沒想到,錢金山還專門來損損他!

“哈哈哈!不費心,我過來不過是告訴你,那什么冠軍啊前三啊,你就別想了,你沒那運氣,更沒那實力!勸你,還是現在卷鋪蓋走人,至少,不會上臺丟人。”

錢金山就是來給譚成輝找不痛快的,撂下這句話,帶著人直接略過譚成輝,大笑著朝臺上走去。

靈玉珠寶的拍賣早已經結束,總共拍出了一千萬的價格,并不理想。

此刻已經進行到了第五個珠寶行,很快這個珠寶行也拍賣結束,比之靈玉珠寶高出不少,兩千萬!

但若是真的排名到最后,估計連前五都進不去。

“譚總,放心,交給我老徐,肯定把那家伙給壓下去!”徐志冷哼一聲。

此刻,天玉珠寶上去了。

三塊快速切開,旋即一道道尖叫聲響起,徐志立刻轉頭去看,當看到出來的三個翡翠之時,頓時愣在了原地!

譚成輝見此卻沒有太驚愕,畢竟,這次負責挑石頭的人,可是他之前煞費苦心找到的!

那個人的厲害,他領教過!

“兩塊老坑玻璃種蔥油綠,還有一塊竟然是玻璃種帝王綠!”

一時間起拍價不要命的往上漲,老徐的嘴巴緩緩大張!

“五千萬!”

“九千萬!”

“一億!”

拍賣價,共一個億!

這種價格,他們的石頭翻上兩倍也比不上啊!

完了……冠軍與他們一定無緣了!

譚成輝嘆了口氣,看了眼秦立,卻發現秦立依舊面色平淡,一點沒覺得有壓力。

見此譚成輝氣不打一處來,使勁搖頭暗道回去就把錢給秦立結算,讓他滾蛋算了!

就算你二十萬買不了什么東西,好歹這個時候也應該替公司擔心一下!

竟然面無表情,什么意思!

譚成輝卻不知道,不是秦立不擔心,而是在他看來,這天玉珠寶的價格,也不過如此而已。

接著上去的,是一開始譚成輝讓注意的最重要的,江市本市的珠寶行。

元福珠寶行,這個珠寶行創立時間悠久,很多貨都是從緬甸直接空運過來!

可謂是青省第一珠寶行!

這次他們來參加,給所有的珠寶行的壓力都不小!

很快,三塊全開,兩塊帝王綠,一塊芙蓉種!

好在體積不算大,沒有比天玉珠寶高出太多。

一億一千萬價格結束!

“完了……”老徐眼睛已經發直,這第二也沒戲了。

又過去了兩個之后,便是玉城的鳳記珠寶行。

這珠寶行的老板是個女人,魔鬼的身材天使的臉蛋,一雙桃花眼處處留情。

她站在臺下,盯著切石機。

很快,三塊全出,兩塊老坑玻璃種,還有一塊罕見的墨玉!

拍出了九千萬的高價!

基本上前三已經確定,此刻終于輪到了譚記珠寶行,他們是最后一個了。

下面的人還有些意猶未盡,賭石,本就是刺激腎上腺素的東西,沒人不想看。

老徐三人先走了上去,將兩塊石頭放在切石機上,劃線,切割。

譚成輝死死盯著那塊石頭,老徐三人也目不轉睛。

只有秦立面帶著一抹可惜之色,站在臺下等著。

“出綠出綠一定要出綠啊。”老徐不斷喃喃道。

下面上千人此刻圍坐在這一方巨大高臺前,也等著結果。

嗤——

切石機運作,一刀切下去!

這第一塊,切得就是最大的那塊,也是價格最高,要一千三百萬,已經開窗的!

那窗口,滿是玻璃種,如果里面滿滿的話,這體積,也能賣不少錢!

嗡!

切石機驟然停止,石頭砰的一聲被搬下來,所有的面朝外,有沒有出綠一目了然!

靜!

死寂!

所有人,包括老徐,譚成輝都愣了。

白石頭!

全部都是白石頭!

小到拳頭大小,都沒有一點點是綠色的!

這是貨真價實的表皮綠啊!

血虧!

譚成輝只覺得一股血液沖上腦門,眼前一黑險些暈過去!

老徐三人臉色一片慘白,嘴巴不停地動著:怎么可能?

怎么會?

下面看著這一幕的人不由得唏噓出聲,錢金山大笑出聲!

切石師傅沒有停頓,繼續切下一個石頭。

老徐等人立刻看過去,這是最后的希望,畢竟他們覺得秦立那個滿是苔蘚的石頭,肯定還不如他們的!

如果這一塊石頭也不行的話,那就完蛋了!

很快,切石機運作,按照紋路切割!

一抹翠綠乍現!

老徐險些激動的哭出來!

出綠了!

“出綠了!”切石師傅大喊一聲,用清水潑上去,而后繼續切割其他面。

譚成輝也死灰復燃,緊緊盯著這最后一個救命稻草。

但是下一刻,他們都愣了。

石頭繼續切割,切割不斷切割——

很快,整個石頭切割完畢,甚至到后面開始打磨!

但,最后也只有一開始看到的那抹翠綠!




888真人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