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荒慌 > 言情女頻 > 現代言情 > 《3366》
第五十八章 強裝鎮定

秦立?

聽到這個名字,江利民也愣了一下,但是他旋即反應過來:“那,那快給他打電話啊!”

江染卻皺眉不語,雙手有些不安的搓動著。

江利民一看心里就明白了:“你是不是又耍你的公主脾氣,給秦立臉色看了?還是你又覺得人家在吸引你的注意力?”

“我告訴你江染,你哥,包括你媽,都沒你這個脾氣!我都不知道你遺傳誰的!秦立和別人不一樣!把你的脾氣給我收起來!”

“你知道秦立是我江家的貴人嗎?要不是秦立,你爹我上個月就歸西了!”

“我不管如何,你現在立刻去找秦立,必須道歉,把人給請過來!”

江染聽得臉色一片蒼白,這秦立不是她哥的一個普通客戶嗎?

怎么……和江家有這么大的關系了?

“還不快去!”江利民緊皺眉頭,怒喝出聲。

江染縮了縮脖子,她最怕江利民發火,當下趕緊跑出去,邊走便給江均打電話。

“哥,你們人在哪?我去找你們,那什么……秦立和你在一起嗎?”

江均一臉奇怪的掛斷電話,看向秦立:“我妹說找你有事兒,看來你今天走不成了。”

本來打算送秦立回去的江均,一把方向盤返回原路。

秦立愣了一下,但旋即嘴角一勾,看來應該是有人告訴了江染,那玉葫蘆應該已經被發現了。

與江染再度見面,秦立還沒說話,江染便面容復雜的看著他:“我對我之前說的話道歉。”

秦立挑眉:“我接受。”

江染冷哼一聲,當下開車帶著秦立二人回去酒店。

江利民和程太元還在酒店等著。

看到秦立進來之后,江利民立刻上前:“沒想到你這么年輕,竟然有這么高深的玄學風水術。”

秦立笑了:“江家主謬贊。”

“你就是秦立?這玉葫蘆是你的?”程太元笑瞇瞇的看著秦立。

秦立點頭:“正是我。”

“好!英雄出少年,我玄學后代也有人了!”程太元大笑出聲。

“江染,給秦立道歉沒有?”江利民此刻轉頭看向江染,語氣不容置疑。

江染臉上閃過一抹不耐煩:“道歉了!”

江利民這才點頭,看向秦立:“小染脾氣不好,多擔待。”

“你們兩個都是同齡人,多交流交流,互相了解多了,就好了。”

說著,江利民臉上露出慈父般的笑容。

看的秦立心里發麻,他怎么覺得這句話像是暗示?

當務之急,是給這酒樓中的麻煩給處理了。

秦立直接上頂樓,那里是整個酒店最陰森的地方。

一群人跟著秦立上去,秦立將來的時候買好的銅錢給幾人,讓幾個人幫忙放在頂樓天臺的四個角落。

而后他走到中央,從口袋中掏出一把匕首!

這匕首,正是龍鱗!

上一次凌家的事情之后,梁卿便把龍鱗給了秦立,說什么也不拿走。

她覺得秦立比她更需要!

所以秦立便一直戴在了身上。

來的時候行李走的托運,不然還真不好收拾。

不過,好歹派上了用場!

龍鱗,是一把最鋒利的匕首,沾染吉氣最大,但其中包涵的煞氣也是最厲害!

秦立便是要用這龍鱗,將四周的煞氣全部吸走,在用吉氣將之凈化!

說起來復雜,秦立不過出手,一把將龍鱗甩到半空,整個匕首驟然直直的落在地上!

匕首尖兒朝下,一瞬間嗡鳴四起!

下一刻,四周的銅錢驟然在地面上不停的翻騰,啪啪幾聲,全部碎裂!

而后一股普通人看不見的黑氣,從地面被龍鱗一口吸進了肚子里!

秦立猛地將龍鱗拿起來,帶上鞘,放入口袋。

“怎么可能?”

看到這一幕,江均不可思議的大喊出聲。

江染更是滿臉呆滯!

她也聽說過很多奇怪的事情,但也只是聽說罷了!

未曾想,她會有一天親眼看到!

江利民和程太元對視一眼,驚嘆的看向秦立,這小子果然是厲害!

此刻,秦立才轉身看向江染:“已經沒事了,你打電話問問醫院的員工,看看她們的情況如何了?”

江染面色微白,似乎還沒從剛剛的震驚中緩過神來,聽到秦立的話,這才復雜的看了眼秦立,拿出手機撥打電話。

但這時,她的手機卻先響了起來。

來電是她派在醫院,看著幾個員工的經理,一接通,那經理便大喊:“江總,那幾個病人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之間都恢復了清醒!”

“還奇怪他們為什么在醫院!”

“醫生帶著他們檢查,發現已經沒有任何事兒了!現在我們正準備回去。”

江染聽得不由得長大了嘴巴,眼角撇了下秦立,心里對秦立不由得多了一絲疑惑!

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小友真是高人,讓我老頭子開眼了!就算我請我那朋友過來,也不會有你這般順利。”程太元看著秦立的目光,滿是贊賞。

隨后,他開口:“有沒有興趣,加入我玄學協會?”

秦立愕然:“程老謬贊了,我也就是巧合會這個罷了。我對玄學的研究,還是太淺薄。”

程太元笑著沒說話,他知道秦立這是在拒絕了。

“小染,還不給秦立道謝。”江利民冷哼一聲。

江染立刻看向秦立,抿了抿嘴角:“謝謝。”

雖然這么說,她心里卻還是有些不忿,她可從來沒有給男人道過謙,更沒有到過謝!

這秦立,竟然讓她破了這么多的第一次!

江均一把攬住秦立的肩膀:“好家伙,牛逼啊!這東西你都動,你難不成是上天,派來要造福我江家的人嗎?”




888真人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