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荒慌 > 修真仙俠 > 都市仙俠 > 《修真聊天群》
第654章 白尊者去看劇本啦!

尿尿什么的只是開個玩笑的,宋書航當然不會真的學獅子,在獻公居士的陷阱里留氣息。(小[說[(<網〔 .]8)1zw.他敢那樣干的話,獻公居士絕對會將他綁起來,扔在陷阱中,當活誘餌來吸引龍魔的。

修士留下自已氣息的方法其實很簡單。無論是‘真氣’還是‘靈力’,都是帶著濃郁個人氣息的東西。

宋書航只需要按獻公居士的指點,在陣法中心的一塊透明晶體中輸入真氣,就能留下氣息。

這種透明晶體其實是‘靈力消耗殆盡’的靈石,經過一些處理,就會成為這種能輸入真氣或靈力的晶石。

其實,這原本是一位修真界的前輩,想要研究讓靈石變成‘充電電池’的方法,可惜研究最后失敗了,只得出了這種半成品輸入到這種晶石里面的真氣和靈力,無法提取出來使用。

這種半成品制作方法流傳出去后,被修士研究出了許多妙用。一些門派中的弟子令牌內部,都安置有一枚這樣的半成品晶石,用來記錄弟子的身份。

獻公居士在一頓飯的時間里,就布置了近二十個陷阱陣法,魚嬌嬌別墅以及周圍大片區域,都被獻公居士設下了隱蔽的陣法。

宋書航跟著獻公居士逛了一圈,在所有的陣法中都留下了自己的氣息。

“今天就先到這里。”獻公居士滿意的點了點頭道:“明天我們繼續布置更多的陣法。最好是讓這些獨立的小陣法聯成一片,形成一個大陣法。”

宋書航道:“沒問題,前輩。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喚我一聲就行。”

“對了,書航小友。白道友也過來了嗎?”獻公前輩問道,他之前在布陣時,感應到了白尊者的氣息。

“是的,在我叫前輩您吃飯的時候,白尊者正好抵達。”宋書航回道。

說話間,他又突然想起了一點:“獻公前輩,你不會是因為白尊者過來的原因,所以不來吃飯吧?其實沒問題的,現在白前輩已經能自如的控制身上的那奇怪的魅力,不會給邊上的人造成影響的。”

“咳,并不是白道友的原因。老夫的定力,比小友你想象中的要堅定很多的。老夫真的是因為剛才在布陣,離不開身。”獻公居士嚴肅道。

由于居士的臉本來就是通紅通紅的,所以無法從‘臉紅不紅’來推測他有沒有說謊。

獻公前輩道:“其實老夫想問的是,白道友到時候會出手相助嗎?”

“如果龍魔來襲的話,白尊者肯定會出手的。”宋書航道。

獻公居士:“這樣的話,到時候我就得多考慮一下白道友的報酬了。”

宋書航:“白尊者出手也要酬?”

“必須的,這次是為了我們倆人的龍魔,無論哪位道友出手相助,都要給個紅包意思意思。特別是白道友,給他包個紅包,圖個吉利。”獻公居士解釋道。

宋書航不明覺厲。

“不過,白道友出手的話,給他什么報酬才好呢?”獻公居士思索片刻,突然眼睛一亮:“有了,老夫想到個好東西。”

“什么東西?”

“老夫最近一直在研究龍魔。龍魔除了可以制成龍魔藥劑外,它可以說渾身都是寶。除了皮、筋外,龍魔的尾骨可以制作成一種叫‘龍尾遁影’的法寶,這種法寶,可以為飛劍固定加恃少許的飛行度,從而突破自身的極限度,愛飆飛劍的白道友一定很喜歡。”獻公居士答道。

宋書航:“這法寶獻公前輩會制作?”——加類的法寶,的確是白尊者喜歡的類型。

“制作這‘龍尾遁影’法寶并不困難,等我們拿下龍魔后,我就親自出手,給白道友制作一枚。我的煉器技術和陣法技術,在‘九洲一號群’里能排入前五。”獻公居士哈哈笑道。

這點宋書航完全相信——因為居士可是憑著層層疊疊的陣法,正面硬抗核爆而不死的男人。

當初他看到群空間里的這消息時,感覺獻公居士簡直是吊的爆炸!

宋書航道:“到時,拿下龍魔后,‘龍尾遁影’正好可以給白前輩一個驚喜。”

“老夫來制作,到時小友你轉交給白道友,就這樣約定了。”獻公前輩道。

宋書航:“沒問題,包在我身上。”

兩人望著一個個陷阱大陣,腦海中同時浮現起‘龍魔’囂張的從天而降,要取宋書航的性命。然后獻公居士和他的好友們暴起難,激活一個個陷阱陣法,將龍魔按倒在地,將它群毆致死,讓它有來無回!

到時候,要皮的取皮,要血的取血,將龍魔給解體。

何等美妙的畫面!

“龍魔藥劑!”獻公居士道。

“龍魔藥劑!”宋書航握拳道。

兩人相視一笑。

獻公前輩繼續檢測布下的大陣。

宋書航則先一步告辭,回往別墅。

“接下來干點啥呢?對了,先找白前輩,將三十三獸先天一氣功的第三層學會先。”宋書航錘了下手掌。

他現在已經晉級三品境界,是時候學習后繼功法,開始打通自己的四大奇脈了。修行一途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他要更加努力才行。

思索間,魚嬌嬌迎面過來。

“嬌嬌,有看到白前輩嗎?”宋書航詢問道。

“嗯,白前輩現在在高某某那里。”魚嬌嬌笑道。

“高某某那里?白前輩去那里干嘛等下,難道是劇本?”宋書航突然道。

魚嬌嬌:“嗯,白前輩聽說電影的劇本故事已經寫了個開頭,于是很有興趣的去找你那位摯友高某某去了。不過高某某現在還在醉酒中,白尊者現在一個人在看劇本的稿子。”

“哎呀,那劇本開頭那里得和白前輩解釋一下。”宋書航一急,要是白前輩認為高某某這開頭,是在影射他就不好辦了。

畢竟高某某寫的開頭,和白前輩那白馬青衫少年郎的劇情太相似了。

“嬌嬌,我去白前輩那里看看!”宋書航言罷,飛快的往高某某的房間跑去。

高某某房間里。

托白前輩的福,高某某被仆人們搬到了床上,總算不用再趴鍵盤上睡覺。

而白尊者正翻著打印出來的劇情開頭,已經看了不少。

“白前輩!”宋書航推門而入,小聲喚道。

“書航,有什么事嗎?這么急?”白尊者好奇問道。

“我聽到白前輩你在看劇本,就過來看看。”宋書航嘿嘿一笑:“白前輩看到哪里了?”

“嗯,看到主角的師姐要和別人結婚了,然后主角準備提前幾天前往婚禮現場,要在婚禮上和師姐告白的劇情。”白尊者拿起電影劇本,指了指頁數。

竟然已經看到這里了?

“白前輩感覺這個劇情如何?”宋書航盡量保持淡定,拉了張椅子,坐到白尊者邊上。

“嗯,雖然才剛開始看。不過感覺還不錯。”白尊者呵呵笑道。

宋書航頓時松了口氣。

“不過,一開始嬌嬌說的是一個有趣的故事,但這個劇本整體感覺很壓抑,不像是喜劇啊?”白尊者好奇道。

“這是因為我們突然感覺要拍一部有深度的電影,不僅限于搞笑。”宋書航一本正經道。

“哦。”白尊者點了點頭,然后又道:“然后開頭那段劇情,那個師兄不斷的和主角比武的劇情,不由讓我回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很有感觸。”

來了,終究還是談到這劇情了。宋書航心都揪了起來。

“嗯,所以,我對這個主角一下子就有代入感了。書航。我相信,到時候我能演好這個主角的。”白尊者繼續道。

“哈?”宋書航先是一愣,隨后差點就激動到淚流滿面。

本來還擔心高某某任性的故事開頭,會刺激到白尊者。完全沒想到,因為這個虐的主角死去活來的劇情,反而詭異的產生了代入感。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啊!吾友高某某啊——你幸運的躲過了一個死劫。我總算可以安心的去和魚嬌嬌取消你的海底墓場預約了。

思索間,白尊者又道:“對了書航,主角我來演的話開篇這個師兄誰來演?這個叫‘高升’的角色?”

“這個,應該是我的那個好友,就是這位寫劇情故事的高某某想要演的角色吧。”宋書航回答道。

“咦?他來演嗎?”白尊者望了眼醉酒中的高某某,然后搖了搖頭:“不行啊,他的氣質不太適合這位‘高升’師兄,而且他沒修煉過。”

宋書航笑道:“那我跟高某某商量下,沒事的,他其實也并不是一定要演這個角色的。”

宋書航知道,高某某之所以會設定這個叫‘高升’的角色,是因為高某某誤認為主角是宋書航演的原因——他敢肯定,如果到時候主角是他的話,高某某在演戲時,說不定會力求逼真,上演一出‘高某某痛毆宋書航’的大戲。

咳咳,所以,只要跟高某某解釋一下主演是白尊者的話,高某某絕對會放棄這個叫‘高升’的角色。

他想虐的是宋書航,又不想虐白前輩。

“那白前輩,高升這個角色,你想讓誰來演?這也算是個比較重要的配角。”宋書航道。(。)




888真人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