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荒慌 > 靈異鬼話 > 靈異神怪 > 《魔鬼游戲》
629 謀殺親夫

眼鏡王蛇首帶著這群人,朝我擁了上來。

“快下車,你這個混蛋。”此時,我看到眼鏡王蛇首的手里,拿著一把槍。

那黑洞洞的槍口,對準著我。

心里有些忐忑,臉色變得蠟白,旋即,只能乖乖的從車里走了下來。

“雙手抱頭,快點。”眼鏡王蛇首那如林志玲一般嗲嗲的聲音,在此刻陰冷無比。

我無奈,只能按照她的要求,把雙手抱在頭上。

同時,心里思考著逃跑的辦法,可是在她手槍的威脅之下、在二十多個人的圍捕之下,我又有什么把那份呢

如果我此刻,有道氣的話,那我根本不怕她們。

即便那眼鏡王蛇首有手槍,我也可以使用道氣,使用曾經青葉飄雪教我的御風術,瞬間逃離。

可惜,我的道氣不能使用,那御風術也使不出來。

“嘟嘟嘟”此時,眼鏡王蛇首撥通了徐胭脂的電話。

電話響了3聲,便被接通。

剛剛接通,眼鏡王蛇首便直接說道:“社長,那混蛋想要易容成你逃跑,被我們給識破抓到了,您趕緊來山莊大門這里。”

“抓到了太好了,我馬上過來。”徐胭脂咬牙切齒的說道。

電話掛點,大概10分鐘以后,徐胭脂帶著一群人而來。

在她的身邊,啞巴阿姨也在,那個啞巴阿姨看到了我,無比激動的指著我,口里啊啊啊大叫著。

我根本不明白她在說什么不過看她的表情,似乎很憤怒的樣子。

此時,徐胭脂走到了我的面前,冷冷的看著我:“你這個混蛋,從來沒有人敢這樣戲弄我。”

我現在,反正都被她們給抓到了,干脆死豬不怕開水燙,直接攤了攤手,做了一個雙手抓球的動作。

看到這個我這個動作,徐胭脂的臉色大變。

從剛才的憤怒,變得更加憤怒。

“你”很顯然,她明白了我那個動作的含義。

想到了白天上午洗澡的時候,被我撫摸了全身,被我摸胸的事情。

她忍著怒氣,冷冷的說道:“你到底是誰易容潛入了我們黑蛇團,有什么目的你是不是金錢社的人”

我搖了搖頭,“我并不是金錢社的人,至于我是誰,我說了你也不認識,就一個普通的小人物而已。”

“別廢話,把面具給我摘了”徐胭脂看到我現在的模樣,心里就來氣,畢竟我現在易容的樣子是她。

“你以為我打扮成這鬼樣子很舒服啊”我嘟囔了一句,旋即,把臉上的鬼皮面具給撕扯了下來。

同時,把手伸入了懷里,將胸口的罩子,也從里面扯了出來。

除此之外,胸口那兩個蘋果,也被我拿了出來。

當徐胭脂看到我從懷里扯出的那罩子,頓時間,臉上的寒意更濃。

“你”她的臉色,簡直比鬼臉還要難看,心里的怒火,已經達到了無法用言語來表達的程度。

很顯然,她認出來了,這個罩子,是她的

不過,這里人這么多,她不好意思說出口。

“嗖”的一聲,突然,徐胭脂出手了,朝我而來

我嚇了一大跳,心說完了完了,她估計要出手把我殺了、或者,要用她的蝴蝶刀,像砍那個林軒一樣,把我的手臂給砍斷。

我把眼睛閉上了,等待著死亡或者斷臂。

“啪”的一聲,一只手抓在了我的背上,可是,并沒有感受到痛苦。

睜開眼睛,發現她并沒有用蝴蝶刀殺我,或者砍斷我的手臂。

而是一只手,提著我的后背,把我揪了起來。

“你干什么”我一邊掙扎著,一邊大聲的問道。

“放心,我現在還不會殺你。我要好好的審問你。”徐胭脂這會兒,把憤怒藏在了心里,冰冷的開口。

因為這里人太多,她怕我把之前給她洗澡、摸了她胸,看光她全身的事情說出去。

所以,她打算單獨的審問我。

她抓著我的后背,拎著我朝前走去。

我掙扎著,可是她力氣大的驚人,我根本掙脫不了。

就這樣,我被拎著回到了她的住處。

“砰”的一聲,剛剛進入房子里,她便把我扔在了這大廳里。

接著,冷冷的開口:“說,你到底是誰你真的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居然還易容成啞巴阿姨昨晚還有今天,還還我的身體給看光了,還”

她本來想說,還摸了她的胸,可是這話,她說不出口。

我摸了摸鼻子,咳嗽了一聲,說道:“這也不能怪我吧誰叫你這么一個大的一個人了,還要別人幫你洗澡我當時心里也是拒絕的”

“你”徐胭脂那個氣呀,揪著我,恨恨的說道:“你這混蛋,你不怕,我殺了你”

我當然怕她殺了我,可是這會兒,反正明知要死,所以干脆死豬不怕開水燙,干脆和她頂起了嘴。

“不怕。你殺吧,你殺了我,你就是謀殺親夫、大逆不道,你這種做法,在古代,要像那些不守婦道的女人一樣浸豬籠”我攤了攤手,說道。

“謀殺你媽”徐胭脂被我氣的都快成精神病了,居然爆出了這樣一句粗口。

“別不承認。我可是知道,你徐胭脂以前發過誓,如果哪個男人摘掉了你的面具,看到了你的容顏,你就嫁給那個男人。你忘了,昨天晚上,在浴室里,我幫你搓背、擦洗身體的時候,可是看到了你的容貌。哎呀,我媳婦長得可真漂亮啊。”我要是不要起臉來,那真的是無敵了。說出來的話,可以把任何一個人都給氣死。

徐胭脂雖然武道厲害,可惜,斗嘴可不是我的對手。

這會兒,聽了我的話,真的是越發的氣憤。

那原本如雪一般的白皙的臉龐,被我氣得血氣上涌,臉色通紅。

“你你這混蛋我殺了你”此時,她手握蝴蝶刀,朝我而來。

我口里大喊著,“謀殺親夫,謀殺親夫。你要浸豬籠”

“什么狗屁黑亦有道,連親夫都謀殺,你這樣大逆不道,你對的起你尊敬的九爺嗎”

我大喊著,于此同時,那徐胭脂的蝴蝶刀,已經抵在了我的脖子上

手機用戶:m.shuhuanghuang.com書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費熱門小說網!




888真人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