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荒慌 > 言情女頻 > 女尊天下 > 《馭食記》
番外之妖神難為

紫府。

一只蛇身、羽鱗、鶴嘴、豹首的怪獸懶洋洋的搭在椅子上,那倨傲的神情和它此刻的舉止形成鮮明對比,叫人看著無比的違和。

帕魯被人帶到那怪獸跟前,絲毫不見一絲輕慢。他肅然整理一下自己并不顯得凌亂的衣裳,而后鄭重向它見禮:“仙使帛先,見過妖神前輩!”

“你認得我?”太一不耐煩的調整一下坐姿,這具身體實在是叫他受夠了折磨!

奈兮,也就是他此刻占據的肉身,亦是洪荒時期的妖獸,按說比太一出現的年歲還要更早上一些。只是,不同于太一的閃耀奪目,它的存在,更多的時候還不如一灘爛泥——沒有追求、沒有目標,每天渾渾噩噩,除了吃就是睡,其它全不掛心。

大概也正是剛猛易折,至柔無損。太一都經歷了數次生死,而奈兮依舊如故。不過也正因為它皮糙肉厚,耐得強大魂力的壓迫,還有惡劣環境的磨礪,所以到頭來卻被選為太一重生之后的第一具肉身。

只可惜:這具身體懶入骨髓,帶累的他也蔫蔫的。即便在椅子上歪著,滿心里懷念的也是床上的舒適。

帕魯開始沒有接話,算準了他心里的不適差不多消干凈了,這才開口道:“帛先曾經是阿婉身邊的靈寵,沒少聽白掌柜和陶歆講起你……”

“哦?”聽到阿婉的名字,太一的傲嬌和煩躁消散了許多,畢竟被人換得一命,再挑三揀四、不知感恩就顯得忒不是個東西了。他坐正了身子,稍稍提起些興致,用一只爪子支撐下巴,尾巴不停的拍打著椅面:“他們怎么說我?”

“他們不止一次贊嘆,說您英明神武,無可匹敵!”帕魯看自己的談話策略見成效,便繼續順著太一的心往下說。

“是么?!”太一突然兩爪支撐著身子半站起來,一雙眼睛里散發出明亮的光芒。不過,這光芒沒維持多久就散了,想到現在他孤家寡人的尷尬境地,他意興闌珊的重新倒在椅子里:“——他們倆倒是老實愛說實話!”

啊哈?!

帕魯頭頂無數頭神獸咆哮而過,本來這么夸張的盛譽他說起來都難為情,沒想到他承認起來倒沒有絲毫心理負擔。

不過也對,四位當時人三個不在,還不是由著他夸出天際,太一也樂得消受?

只不過,他從未想過他是如此的太一罷了。

其實,帕魯并不知道,太一的驕傲和經歷不允許他說出別的話來,但之前的失落卻是發自于心。

因為復活他,阿婉沒了。陶歆為此徹底和白裔鬧崩了。

陶歆拋下眼看就要視實現的妖魔復興大業,遠走凡間獨舔傷口。

白裔雖然一直忠于妖族大業,奈何被宦璃重傷在前,又被陶歆質問、暴揍在后,加上各種愧疚、憤怒的情緒折磨,很快便委頓作一團,鮮少再見到他出門。

剩下的一個太一沒了左膀右臂,偏偏愈發難纏。今日在天河的上游現身洗個腳,明日在流光星海揚言要毀船收租,就連各種膽大的妖魔也頻現仙島靈洲……玉帝受不了他這般滋擾,只能厚顏央求帕魯來談判。

依著玉帝的意思,最理想的莫過于重畫疆界、分域而治,但太一復活,贏得了仙魔之戰的最后勝利,連仙界的主帥宦璃還被他囚禁于紫府,所以沒有一位神仙不覺得玉帝是在癡心妄想、以小博大……

不過,就這么沒有任何前景、希望的事兒,帕魯卻偏偏答應下來。不僅答應下來,還一步步走到紫府,來到太一此刻的大營。

想到那些糟心事,太一的心情暗淡了許多。他復躺回椅子上,一只爪子做敲擊狀:“說罷,你來這里是做什么?總不會就為說些好聽的,哄我高興吧?”

帕魯抬頭看一眼他的眼睛又飛快挪開,而后誠意十足的開門見山道:“我是代表玉帝來向您求和的。”

“哦?”太一重新坐直身子,一雙豹眼似笑非笑,“憑什么?如今我已帶兵打至仙界,入住凌霄宮亦是指日可待!我為何要接受你們的求和?”

帕魯似乎早預見到太一會這么說,不慌不忙、不卑不亢道:“既然您覺著好奇,那就容我繼續往下說?”

太一沒有說話,帕魯把他的沉默當做認可,又繼續道:“無論是過去你為妖神之王,還是現在被眾手下復活,大大小小的戰爭打過得肯定早數不過來了。這么多的戰爭,揪起根源,也不過益、利二字。如果我們能在這兩點上達成一致,哪豈不省得許多麻煩?

倘若您執意舍近求遠,即使真的坐進凌霄寶殿,也不見得就能心甜意洽。試想:諸多凡人的祈愿、姻緣需要經手,各種歷凡、化難需要插手,那么多繁雜的事情需要做,換作妖族執掌,您確定沒有壓力?”

太一聽著并不怎么和軟的話,心里很是不服氣:“那又如何?!當年我師姐造人,可不是為了費心勞神,管他們那些個瑣事!”

“然!”帕魯據理力爭,絲毫不退半步,“你是想說凡人就該是妖族的食物吧?是食物沒錯,但即使食物也有短缺的時候吧?倘若管理不善,人間出現大的浩劫,或者由著人作妖,滅了自己種族,你的妖民又能得什么好處呢?您得了這三界之主的正位又如何呢?”

太一沉吟不語,心中某處出現松動。如今他帶領的妖魔兩族本已兵臨玄洲,為何一直按兵不動,其實就是心有迷茫,無人開解。

“你繼續往下說!”他瞪著帕魯,聲音里帶著連自己都未察覺的苦悶。

“雖然仙界這些年來一直壓迫妖魔兩界,但無可否認的是我們的治理能力。至少人間昌盛,妖魔兩界在衰敗時亦能趕著打打秋風……

所以,要我說,這仙界的一切,還是保留為好。在此之上,重新劃分疆土、共享人世的貢饗……一切都可以談!”

太一的心更加松動,但面上卻不展露分毫。

帕魯見狀再接再厲道:“還有,只要您同意坐下來談,白掌柜的傷,我們負責治;您的仙體,我們重新為您覓——畢竟諸仙之中擅長煉丹、融魂之術者不在少數……”

太好了!太一想:這買賣劃算啊!不過就是坐下來談么!誰還沒個事后反悔的時候?到那時,自己恢復了原來的容貌,白裔又能在身邊運籌帷幄,簡直不要太好哦!

不過想歸想,他并不痛快開口答應,而是繼續壓榨更多的利益:“你的條件聽著不錯,只是我和白裔沒什么遺憾了,可是陶歆……”

“正因為陶歆,您才更該同玉帝坐下來談。”

“為何?”

“您試想一下,陶歆為何遠走凡塵?當然是不死心,覺得阿婉還有活的可能……”帕魯最惦記的也是阿婉,所以說到此處,眼神熠熠綻放光彩:“歷來自爆仙體者尚能轉入凡塵輪回,開始重新修煉,阿婉如此大的功績(或者罪孽),自不可能終無回響……”

“你是說阿婉可能投生為人?”

“因果輪回,報應不爽,這又有何不可呢?”帕魯雖是疑問,卻內心篤定:“把人間交給仙界打理,阿婉即使投作凡塵,總不至于經歷太多苦楚吧?”

帕魯說完這句,等著太一答復。




888真人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