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荒慌 > 靈異鬼話 > 尋墓探險 > 《竊陰命》
第十二章 意外收獲

“你說什么?”看著那護士滿臉的嚴肅,我便知道她應該沒有說謊。

只見那女護士的臉色瞬間變得鐵青,她慌忙拉開車門喊道“來不及解釋了,快帶我去找小天再晚可真……”

我絲毫不敢怠慢,便載著她朝家里疾馳而去。開車在路上的時候我這才把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給搞清楚,也從她口中真正了解到那秦昊究竟是個什么東西。

原來蓉蓉的姐姐曾經是秦昊的前女友,準確來說應該是前前女友,因為在秦昊認識小天之前他還一直在傍著一個富婆。

秦昊和蓉蓉的姐姐是在大學時候認識的,當時的秦昊在那大學的校園里也算是校草一級的人物。兩個人在一起好了整整四年,大學畢業后的秦昊還有著一個繼續深造的夢想。所以蓉蓉的姐姐為了能讓他安心學習,便一人兼職幾分工,拼命地在外面掙錢養活他。

可是在外面的世界實在太過誘人了,畢業僅僅半年的功夫,秦昊便染上了賭癮。起初蓉蓉的姐姐并沒有發現他有這個勢頭,可是一直到有債主把她們兩個堵在家里的時候,秦昊才交代他在外面已經欠下了整整28萬的高利貸。

這28萬的貸款秦昊自己肯定是還不上的,蓉蓉的姐姐便又開始四處籌措,再加上秦昊本身也有一副好嗓子,在酒吧駐唱了兩年也就慢慢地把這些外債都還得差不多了。可就在蓉蓉的姐姐以為這好日子有些盼頭的時候,忘恩負義的秦昊卻突然提出了分手。

原來秦昊在酒吧做駐唱的時候,他這么一位白面小生便很快被一個富家女給看上了。整整熬了兩年外加上這么多年的感情,蓉蓉的姐姐實在有些想不開便自殺了。

蓉蓉的姐姐死了,也就是從那天起,蓉蓉便整日整日地做噩夢,一直夢到她姐姐在她耳邊說著什么。‘

這難熬的夜晚一天兩天也就算了,可是這樣的噩夢整整持續了近一周的時間。心里憔悴的蓉蓉每天都生活在即將奔潰的邊緣,可是就在她有一次給一位精神病患者送藥的時候,竟然被一個抑郁癥患者給意外催眠了。

沒有錯,當時催眠她的那個抑郁癥患者,便正是那日視窗后面的那雙眼睛。至于這人究竟是什么來頭我以后再說,只是說當時蓉蓉在催眠之下,竟然同整日折磨她的姐姐見面了。

她說夢里的姐姐已經是不在世之前的樣子了,她的腦袋因為跳樓摔在地上而變得扁平腫脹,長長的頭發上面不時有血滴下。她就靜靜地站在蓉蓉的對面,嘴里一直喃喃著一句話。

“下面不要我……我不甘心……下面不要我……我不甘心。”

催眠結束以后,她的腦子里卻依舊滿是那句話。

這時那神秘的抑郁癥患者才告訴她,她姐姐是枉死之人,自殺乃屬于忤逆重罪下不得地府。去不到她該去的地方,她只好憑著胸口的這股怨氣,一直折磨著她。

當時的蓉蓉已經被噩夢折磨到喪失理智,然后那神秘人便交給他一個辦法。可以讓她姐姐停止折磨自己,而是去找她該去尋的那個人。

被陰魂折磨之人的氣運極低,等到了一定地步便會被活活嚇死。到那時候,她姐姐心中的怨氣一消,找些僧人做場法事超度,她便得以再度輪回。

至于那神秘人的辦法,就是去停尸房,取下她姐姐左手邊上的一根指骨。在她姐姐尸體火化之后,再用她姐姐的尸油泡著那截指骨。為了掩人耳目,她在那浸泡的尸油中添加了大量的香料,這才有了我那日聞到刺鼻的異香。

聽罷,我便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先不說這法子怎么樣,那日我見那截兒指骨可是特別的光滑,上面沒有一絲血肉。真難以想象此時一個看似柔弱的女孩兒是怎么樣完成這整個步驟的。

“那后來秦昊又是怎么遇到小天的呢?”

那蓉蓉一臉木訥地看著前方,低聲道“當時我按照那法子做出了香水以后,便果然再沒有做過噩夢。可是我同那秦昊根本就沒有任何接觸,沒辦法把這香水給他……”

“所以你就把小天推上了風口浪尖?”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我也是后來才知道他竟然遇到了小天,我不知道他同那個富家女之間出什么事兒了,但總之……總之我把香水送給了小天。”

“好吧,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那秦昊見到小天之所以會有那么強烈的反應,就是因為你姐姐此時正折磨著小天吧。”

“具體是因為什么我也不知道……我本來不想傷害小天的,我只想著讓秦昊得到報應,可是我沒想到小天竟然……”

蓉蓉說出這話的時候,她的眼神突然閃過一絲光芒。她死死地盯著前方,卻始終不敢扭頭看我。

“那你怎么知道小天今晚要出事兒?”

“那是因為……嗯……我……”

她突然有些吞吞吐吐,我心想她定然還是有什么瞞著我。不過此時夢玥和小天在一起同樣處于水深火熱之中,我也就顧不得管那么多了。

開車整整二十分鐘的時間,我終于回到了家。在上樓的過程中,我可是心急火燎的但是反觀蓉蓉卻是一臉的淡然。

“對了,說了這么多,你姐姐叫什么名字啊?”

那蓉蓉先是一愣,然后低聲道“他叫張婷。”

“張婷?”

我突然愣在了那里,那賬本上讓我去尋找的73號不就是張婷嗎?

她們會是一個人嗎?不會是同名同姓吧?

她見我愣在了那里,便狐疑道“怎么了,你認識她?”

我回過神來,尷尬道“哦……沒……沒什么。”

走到家門口的時候,我的心里便突然開始“撲通撲通”地跳了起來。我手里拿著鑰匙開門,真是擔心在開門的一瞬間看到什么可怕的東西。

開鎖后,我緩緩地推開了房門。發現客廳里的燈開著,但是客廳里卻一個人都沒有。

一陣冷風吹過,我心里突然產生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888真人游戏平台